散文
这是多风的西部,飞扬的沙尘吹打褐红的脸颊,生痛。 虽然习惯了风沙的嚎叫,却决不会麻木沙尘的狂暴——那是切入灵魂的疼痛——那毫无顾忌的...
It was 28 years ago. I was a young dad with two babies under three. 那是28年前,我是一个年轻的奶爸,带着两个不到三岁的孩子。 My...
原标题:瓷 梁慧君 瓷,一堆胶泥,一个模具,一双糙手,在近乎完美的配合里,可以塑尽世间形体。 最早见到的瓷,是小时候,一种较普通的...
关于孤独的文章,其实前不久分享过。而长大很多时候,就是不停的做减法。所以还是希望能够和大家,多探讨和孤独相关的内容。 A man is k...
我们曾经迷失过,迷茫过,也曾成功过,如果你有机会和自己的过去,见上一面,你会让他再去经历,你经历过的事吗? I had the strangest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