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年夜饭

年夜饭
  文丨剑鸿
  乡间的年夜饭,总是特别丰盛而且温馨。这种丰盛和温馨似乎具有某种独特的魔力,不管你离开乡间多久,不管你距离老家多远,每到除夕来临,你都愿意不顾疲劳,不顾寒冷地赶回那个饭正香、菜正热的小小村子,小小农家。
  尽管时代一变再变,年味一淡再淡,但是,回老家过年,仍然是很多人心头一线温暖而热切的愿望。吸引我们的,不仅仅是久违的村子和家人,不仅仅是久违的故土和田野,还有那一顿丰盛而温馨的年夜饭,以及年夜饭中散发出来的重返往日时光的味道,一家人团团圆圆欢聚在一起时心头泛起的幸福和安宁感。
  和大多数普通的中国人一样,到了除夕,我照例是要回老家的。家里的父母已经宰杀好了鸡鸭,蒸腾的热气中,充满了农家菜肴特有的香气,肥大的木耳、银耳泡在木盆里晶莹透亮,新鲜的大蒜、芹菜和红萝卜也干干净净地摆在案板上,还有切好的墨鱼和笋干,做好的豆腐,正在火炉上用文火炖的排骨,有时候,还会有一小撮从田野里挖回来的野菜,被母亲洗得像一丛春天般翠绿耀眼。[由Www.126gzw.Com整理]
  小时候,我特别喜欢吃白木耳,过年去亲戚家做客,总喜欢挑着白木耳吃,有时候吃得主人家都不好意思。于是,每逢过年,父亲总会特意多买一些白木耳。在父亲,这是一个父亲对于儿子最沉默的挂念。在我,却是此生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忘怀的温暖记忆。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记忆,藏在心里,也藏在年夜饭的味道里。
  在乡村的除夕,午饭往往是被忽略的。草草一顿之后,就是忙碌。男人们忙着斩鸡,斩鸭,忙着擀一些做混沌用的面皮,瞒着贴春联。女人们则忙着洗洗刷刷,忙着煮饭做菜。一边忙着,一边还要招呼不断从外面赶回来的儿儿女女,用大大的托盘,装满炒花生、炒黄豆,冻米糖、葵花籽等各式各样的点心和小吃。
  除夕的时光短暂而又缓慢。等到亲人们到齐,等到家家户户贴好春联,一切准备停当,黄昏不知不觉地来临,桌子上的菜也已满满一桌。于是,点燃一挂爆竹,在硝烟还没有散尽的厅堂里,围着圆圆的桌子,圆圆的盘子,在圆圆的一桌欢声笑语里,开始为过去的一年画一个圆圆的句号,也为将来的日子献上最圆满的祝福。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