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夺命金影评6篇

夺命金影评

夺命金影评(一):

《夺命金》:依旧杜琪峰的“香港制造”

我都已经有好几年没在国内电影院看到真正属于杜琪峰风格的电影了,而《夺命金》不负众望,给了我一个具有杜琪峰特色的浓厚港味的“夺命金”之夜。

自从众所熟悉的《无间道》以来,香港电影走上了合拍片风格的不归路,无论大大小小的电影人为了市场发展,都呈现出或多或少的“合拍”转变。而杜琪峰导演并没有什么标新立异地争夺眼球,相反,他只是执着地坚持打造具有自己特色的“香港制造”作品。

浓郁的港味

《夺命金》虽然不是杜琪峰最拿手的枪战片和黑帮片,但电影人物的黑色幽默和宿命回归依旧能够进行到底。无论是何韵诗还是任贤齐的生活,都因为他们的抉择而出现了荒谬的偶然,有了颠覆性的转折;当然在刘青云这个黑帮小人物的身上,其人生的高低喜怒更加能够集中地呈现出强烈而丰富的宿命喜剧感——有些命运往往就在你经意或不经意之间,和你开着玩笑。

[由www.126gzw.com整理]

同时,电影的港味也表此刻浓郁的市井气息上面,电影用了十分超多的情节描述了香港最闻名的金融行业和黑帮环境。金融行业环境的紧张氛围、激烈竞争、完善程序,当然少不了处处与国际接轨的紧密感,都在《夺命金》里面被挖掘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切实逼真,争分夺秒的买入沽出形象地突出了香港这个国际金融都市的特有味道。香港黑社会里面的忠厚仁义、辈分文化、市井烦嚣也都被杜琪峰驾轻就熟地点缀了一番,看着年年的寿宴、看着黑白两道的较量、看着兄弟为了筹款保释四处奔波,那种充满情谊和质感的黑帮文化见证着香港本土化坚毅捍卫的可贵精神。香港身处中西融汇的节点,在浓厚的黑帮文化和国际金融规则不断碰撞和磨合当中,社会的自由烦嚣、浮躁乏味都成为了《夺命金》里面最主流却又不得不承认的潜意识。

电影的故事本身涉及一位银行理财职员、一位黑帮马仔、一个警官的家庭,三个人的故事并没有本质性的交集,但阴差阳错的偶然事件用一条若隐若无的线把他们都交织在一齐,夸张点形容就是生活的一种黑色荒谬感,低调点形容就是生活的一个玩笑罢了。

虽然电影的情节并不复杂,但却在叙述当中花了心思。故事的前半段有点悬疑色彩,导演用了两段同时异空的插叙情节,逐层为观众呈现出其内在的相连性,透过银行理财职员推销理财产品的全过程,把故事说了一次,并留下了不少漏洞和疑惑。然后再透过黑帮马仔为兄弟凑钱保释的全过程,把故事遗留下来的漏洞和不足补满,并揭开疑惑。电影多线叙述,层次分明,推进清晰,两段叙述在叠进中互相强化和补充,为故事的发展搭建了扎实的根基,为电影后面人性和欲望的爆发储备了力量,增强戏剧效果。

每个人都有欲望,每个人都是贪婪的,只是每人欲望的尺度有不同。

像银行理财职员何韵诗,本来为人正直,诚信可嘉,有良心,即便在工作的压力下,她宁愿每一天加班加点工作,宁愿向客户详细解释理财产品,依然用坚定的良知服务客户。只是,当她急于求胜的时候,当她无故得到500万现金的时候,那根在紧张之际打开不门的钥匙成为了犹豫抉择的关键。

像黑帮马仔刘青云,本人肝胆相照,忠义豪情,即便在自己潦倒无比的时候,为了帮兄弟凑钱保释,他想尽办法排除万难,四处为兄弟凑钱,他都从不贪心别人的一分一毫。只是,当他看着股市绝地反弹的时候,当他看着手中的500万顿时变成900万的时候,心中那扇门还是如此坚定地关着吗?

500万是一个天文数字,也是他们心中量度欲望的最大刻度,为此,他们能够抛下坚持已久的良知和忠义,团抱着欲望双双掉入了深深的夺命陷阱。

夺命金影评(二):

《夺命金》:在一个没原则的年代活下去

和朋友一齐看《夺命金》,当故事发展到在银行里,饰演银行客户经理的何韵诗不厌其烦的为前来存定期的师奶苏杏璇不停的讲解的时候,我的朋友明显的表达出不耐烦。是的,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枯燥无味的台词,的确能让观众坐如针毡。

我看的是港版,比起被惨无人道的阉割的内地版,这段还要漫长,中间更多了另一位标准职业化微笑的女经理(貌似是陈自瑶?她时而胖时而瘦我已经分辨不出了)为苏杏璇做风险评估的段落。这段比起何韵诗那段,更加无聊,甚至连问苏杏璇年龄的选取题都完整的记录了下来。如果换一个导演,这样的段落肯定会被饱受质疑,甚至即便是大家明知杜琪峰今时今日的地位,仍然会对这段感觉到不满。因为它真的既无聊又漫长,让观众“难受”。

而我之所以要在《夺命金》的影评开头说到这个细节,是因为这段戏是全片的一个重点。作为观众,我们是上帝视角,我们明白何韵诗之前业绩不好,是全组最低,她的领导在开会的时候甚至都懒得提她,打电话推销的状况也不好。这个时候,卑微的师奶苏杏璇带着100万出现了。于是,作为上帝的我们,在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免责对话里,明白了这笔钱必然会被拿去买一个“金砖四国”的基金,按照戏剧发展的必然性,我们也必然明白这个基金肯定会出问题,于是当对话不停的重复,我们这种明白大祸要临头的感觉又会越来越加重,你不耐烦,就是因为你已经想替苏杏璇避开这个灾难。

而正是在这有录音、有规矩,看似十分合理合法,实则也的确合理合法的过程里,苏杏璇苦苦积蓄一生的100万就这样被银行所卷走。这种荒诞,这种讽刺,这种对人性的鞭挞,也正是整部《夺命金》的主题:在一个没原则的年代活下去。

在一个没原则的年代活下去,这句话自然不是我的原创。《夺命金》的英文名《LifeWithoutPrinciple》,就是这句话。2009年拍摄《夺命金》的时候,其时这部电影还名为《撕票》,刘青云扮演的黑帮小弟走投无路,绑架何韵诗的家人换取赎金,任贤齐饰演的警察开始追凶,和刘青云斗智斗勇。那时候这个剧本还是杜琪峰标准的黑色电影路数,看不出有什么个性的地方来。但2009年的《复仇》让大家觉得杜琪峰是在吃老本,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让杜琪峰大手一挥,《撕票》变成《夺命金》,故事也已经和最初截然不同。

用处女作《碧水寒山夺命金》来呼应28年后的最新作品,又点出“金”字讲这个时代的金融市场,再以英文名来对这个时代的人的生活状态做一个阐述,杜琪峰这部电影,摆明了十足的野心。而57岁的他,拿过三尊金像奖最佳导演的他,完全有这个资格来为这个时代做一个结案陈词。看看这部《夺命金》里都有什么:有在《孤男寡女》里大放异彩的知性的女白领,有如《暗战》般冷峻硬朗的重案组督察,有被杜琪峰无数作品拍到滥的黑帮份子。但是,这些在杜琪峰过往作品里十分常见的主角形象,在2011年,都变得完全不同。

女白领为生计而挣扎,何韵诗是有坚定的,她有着,或者说,以前有着职业道德,自然也有着个人的行为准则,所以她应对要挂历甚至要她查信用卡积分的客户,都只能无奈的叹气,然后微笑的转接电话给信用卡部;所以她应对已经懒得指责自己的上司,也会面露惭愧之色;所以她每次都是最后一个下班,不厌其烦的打电话打到深夜,打到连保安都忍不了了提醒她要下班。这是一位十分勤奋、十分职业、十分好的女白领。但是,这样的人,当她应对一个前来存100万的定期,却感叹那点利息连交电费都不够的客户的时候,她最后狠下心来,劝说其投资基金。也许此刻何韵诗的心里还有底线:毕竟,她应对的是一个想赚钱的客户,为客户赚钱,没什么不对。但之后,当她应对阴差阳错到了自己手里的500万,当她明白客户死了,而警察认定这躺在自己身后柜子里的500万已经被抢走的那一刻,金钱,最后累积到了一个能够令她丧失掉自己原则的数字。《教父》里柯里昂的名言:“没有不能够收买的人,只是数字不够而已。给他一笔无法拒绝的钱!”于是,应对那500万,何韵诗在反复的挣扎之后,最后向魔鬼献出了自己的灵魂。

那里有一个细节,就是那柜子上的钥匙。钥匙先是被心急慌乱的何韵诗无论如何都抽不出来;随后,当何韵诗转头望去时,那钥匙扣则不停的在闪动。这柜子代表的何尝不是何韵诗自己的良心?那闪动的钥匙扣,犹如何韵诗内心摇摆不定的道德挣扎。只是最后,何韵诗坚定的伸向钥匙,坚定、迅速地打开了柜子。在那一刻,这柜子犹如潘多拉魔盒,将魔鬼释放出,侵蚀到何韵诗的身上。

何韵诗的这个主角,是一个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主角。她很普通,她亦有自己的坚持(这种坚持让我想起彭浩翔《出埃及记》里的任达华)。但是,在时代的重压之下,她最终,放下了自己的坚持。而和她一样,放下坚持,向着没原则的生活妥协的人,又何止她一人呢?

任贤齐是一个狼狈的重案组督察。《大事件》里双手持枪冷酷走在街头的他不再,《放逐》里叼着香烟提着狙击枪戴着贝雷帽击杀劫匪的他不再,如今《夺命金》里的任贤齐,是一个连向海的房子都不敢买的中年男人。他很认真的做着自己的事,三场查案戏都体现出任贤齐的认真,他的专业、高效。

第一场,开篇一幕,杜琪峰刻意隐去犯案经过,连凶手和受害者都没有,只有地上斑驳的血迹证明那里以前发生的杀人与被杀。但炒菜的依旧炒菜,吵架的依旧吵架,住在这样一个逼仄的空间里,这群人竟然冷漠到对隔着一层薄薄木板的邻居的生命的消失都充耳不闻,而当任贤齐去教训那对吵架男女的时候,那一幕的讽刺和荒诞意味不言而喻:只有透明胶布,才能让这对邻居真正的粘在一齐。

第二场,审讯停车场被锤击死的男人的女友,贾晓晨扮演的那位外形十分抢眼的女郎。一个电话,几张照片就击溃了贾晓晨的心里防线。那里有一个细节,任贤齐拿起证物袋里的电话,扔给手下,手下心知肚明,拿起来就拨号。没有一句废话,两人完全明白对方在想什么,证明任贤齐和这帮手足出生入死,配合的程度。

第三场,煤气罐事件。逼老者后退、千钧一发挤进电梯确保老者安全、在煤气泄露的缺氧状况下依然竭力持续清醒的劝说老者、拿下打火机。这场戏再次体现出任贤齐和手足的默契,两句话,一句让手足停下救援,一句让手足通知消防队撬电梯门,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精炼,也正是在这些不多的对白里,任贤齐作为一名重案组督察的专业素养,展露无遗。

但是,这样的一名在过去电影里会开着跑车和匪徒斗智斗勇的光辉主角,如今却变得沧桑无力。若隐若现的白发,对妻子看房的心不在焉,应对父亲骤逝多出一个妹妹的荒诞,那句“由她亲生母亲来照顾是否更好?”,更显现出任贤齐应对家庭关系的无力感。这个能够当自己女儿的同父异母的妹妹,何尝又不是这个年代的香港家庭的一个折射呢?男人在大陆包二奶,生出小自己几十年的妹妹,从中引发的诸多伦理问题,十多年来屡见报端,而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一个重案组督察的身上,更显出了讽刺、荒诞。

然后是重头戏,刘青云饰演的黑帮大哥的头马。

想想过去港产黑帮片里的大哥头马都是什么样的。洪兴的陈浩南,东星的乌鸦,和联胜的Jimmy仔,《枪火》里的阿鬼。他们要么够帅,要么够狠;要么有钱,要么有心计。他们是老大身边最得力的干将,出生入死,无所不能。但是,时至今日,在谭炳文身边的刘青云,为老大摆寿宴,还没开桌,老大就要窝在街对面的茶餐厅里等着先把礼金点齐了,甚至更急到连别人送的金饰都要立刻让老婆去融掉。然后,十桌变六桌,一桌坐15、6人,连肉菜都点不起。打牌,500块就是硬货了。遇到警察来抓人,做老大的只能说一句“犯事了你们尽管拉”,连担保金都凑不齐,只能去求助那些转行开茶餐厅的、收废纸的前兄弟们。

这就是2011年的黑帮,早已风光不再的黑帮。这就是杜琪峰想告诉那些看着黑帮片一路长大的我们,那些以前在录像厅里幻想着将来要做陈浩南的我们,如今的黑帮,已经是一个连茶餐厅老板都能对你说“我那里是做生意的,别再来了!”的狗屎不如的组织。

刘青云饰演的这位豹哥会十分讨你喜欢。他唯唯诺诺,在这样一个没原则的时代,依然坚持着最古老的帮派的规矩。他尽心尽力为老大、为兄弟出钱出力,穿着花衬衫和人字拖奔跑在街头,他学着炒股,学着赚钱,甚至当兄弟被自己根本对付不了的、开保时捷跑车的老大的老大捅了胸口,他还能拿起洋酒瓶,不顾一切的救兄弟。他一边想冲上去,一边被老大的老大的保镖左一拳右一拳。悲壮?不,荒诞,讽刺。

三个人物,带出的场景,都是荒诞和讽刺。三种荒诞和讽刺,构成这部《夺命金》。原则,在《夺命金》构建的电影世界里,是不存在的。即便存在,即便主角们都在坚持原则,但他们的坚持,都是多么的卑微。这种卑微要想对抗时代,毫无力量,于是他们最后,都只能放下原则。

一旦放下原则,过上没原则的生活,三位都变得好了起来。何韵诗抱起500万,递交辞职信,纵使上司冷漠得只说了一句冠冕堂皇的话就再也不会相见,但她依然能够展露微笑。因为这次,她不一样了。刘青云抽起雪茄,选贵的那种,一脸暴发户的模样,应对着雪茄店老板的讪笑。任贤齐的老婆阴差阳错的炒房成功,应对内地客50万的加价,意外加入自己家庭的妹妹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毕竟死里逃生的他,这次最后能够笑出来。

于是当结局,一人抽着雪茄,一人吃着雪糕,消失、融入街头男男女女的时候,当他们的这种“没原则”,如病毒一样中毒,又再融进社会里,侵蚀其他人的时候,杜琪峰想说的,已经很明显了:在这个时代,在这个没原则的时代,活下去。如何活下去,你懂吗?

清楚明白,清楚明白,清楚明白。

清楚,明白。

夺命金影评(三):

“古惑仔不用脑,一辈子都是古惑仔”

这是哪部电影的台词?不管你记不记得片名,都该明白,出自杜琪峰的电影。此刻你或许会发出“噢”的声音。在香港,黑帮片的代表导演之一。他电影里的台词,和电影里人物的状态,都在映衬时代的变迁。这句话在《黑社会》适用,到了《夺命金》同样适用。

时代变了。古惑仔改行收废纸,一块进,两块出,现金交易。一袋零钱够保释半个黑社会小老大。古惑仔改行炒股票,抽雪茄,为坚守打打杀杀的老大寿宴买单。一个电话就搞定保释,还开物流公司。那些打打杀杀的古惑仔们,忽然发现这个行业不好混,没脑子,不懂变通,坚守传统,最后一贫如洗。

但是刘青云呢?他坚守了义气。帮兄弟保释,帮老大摆酒,从五十桌的年代摆到六桌的年代。寿宴还吃素!!!他去抢劫,居然渔翁得利,两个对打的人都挂了,500万被他拿走。他不懂炒股,他居然蒙对行情。你会是他嘛?要多少辈子的福气才能修来这一次巧合?唯有如此荒诞,才能发达?有多少黑社会能靠这个改变命运?因为不可能,更凸显这个行业的日暮西山。每个行业都有小人物,古惑仔也不例外。他们以前从尖沙咀杀到铜锣湾,如今连一个小弟都没有。是谁在穷途末路?连古惑仔都要穷则思变了,香港其他人,更要奋起直追了。

“香港人,忍够了”

是谁在改变香港人的命运?他们把香港人的命运牵往哪个方向?

月入六万的警察,不敢买房,但是中介说“过了年,内地人会来,房价还会涨”。她的妻子都恨不得为此离开他。内地人把钱花在了香港。

有了妹妹,不愿抚养,那是内地来的女子和自己的父亲生下来,然后女子离开,留下的孩子。内地人把血脉留在香港。

股市动荡,想要卖房,内地人愿意高价收购单位,还是内地人,炒高了香港的房价。

香港人,你在忍什么?

在没有看黄子华的栋笃笑之前,真的不明白,原先港人对于回归是那么的忐忑不安。我们以为他们和我们一样期盼回归祖国母亲的怀抱。但其实我们没有想过,分离几十年的孩子,收养他的父母让他吃好穿好给他社会地位,父母想把他要回来,他的意识形态和父母完全不一样,而父母还有很多意识形态完全一样的孩子,他的内心其实忐忑。他会一边想保留自己的独立人格,一边又害怕自己被排斥。他期望亲身父母给他更多关心,又害怕他们对自己干涉过多。他害怕以前的好生活没有了,又期望自己能获得优待。在这种纠结中,在父母的各种许诺安慰中,他回来了。

然后其他的兄弟姐妹都他充满好奇,以各种方式想要融入他。因为他享受过一些优越生活,但是他一时半刻理解不了。各种冲击如潮水般涌来,他势单力孤,所以他说,他忍够了。

内地对香港的冲击,从香港回归第一天就注定了。很多导演无视它,或者享受它。他们干脆北上捞金,享受这种冲击。留下来,反映一个真实香港的导演,是值得尊敬的。邱礼涛的《性工作者十日谈》也在反映它。北姑总是比土生土长的港鸡更努力,还用“工作”的钱在家乡捐期望小学,最终从良回家做校长。路边站街也是不分男女老少,价钱多少,完全打乱的港鸡的规则和行情。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大家都是中国人,都想要人往高处走。如果不是父母的政策拦着,也许香港被内地稀释的脚步会更快。你挡不住的。就像香港当年一波波向日本那挡不住的偷渡潮一样。就像港人依然有钱就想移民,就像内地人500万移居香港一样。人往高处走,你挡不住的。

在中国,只要有先富的政策,地域歧视就不会消失,就像前几年北京人大代表提出要把民工赶出北京,广东人认为广东以外的地方都是北方,上海人认为上海以外的地方都是乡下一样。

“我要打好这份工”

饰演打工仔的何韵诗很努力。每一天电话打到门卫都催她走。连得了糖尿病的老婆婆的钱,也被她引导用来买高风险基金。然而她依然会接到老大的开掉暗示“下班来办公室找我“

在屋村里奋斗了一辈子的老人也很努力。各种贫穷职业都做过,97前到97后,移民来香港就一向没有停歇,老了依然不得不抱着煤气罐寻死--生活毫无改善,没有期望。

都想好好生活,都想打好这份工,但是总有奋斗无果的人,这是真实的香港。改变命运的方法就是巧合又巧合地得到500万。这种机会只在电影里出现。很遗憾我们都不能走进那里面生活。

刘青云的表演最赞。无悬念推荐,无需溢美。何韵诗所负责的部分,也许有人会觉得冗长,但那是这个人物所代表的生活,个人认为处理得十分好。那么狭小的空间里,能演出那么压抑的戏,老杜真的在突破。其实老杜常用任贤齐。但我总觉得他很面瘫。譬如“表演流于形式“这种词似乎比较适合他。能感觉到胡杏儿似乎很用力在表演,但是很可惜,存在感异常薄弱。

总之全片完全没丢杜氏的荒诞与思考。值得一观。

夺命金影评(四):

《夺命金》是一部讲述商业的文艺片,最能跟它相比的反倒不是银河映像的作品,而是“麦庄”执导的《窃听风云》系列。《窃听风云》用三个男人,汇聚成焦点,辐射在香港金融滑坡的大背景下,人人自危的百态。《夺命金》跟《窃听风云》相似,何韵诗、刘青云和任贤齐三人分别铺展出三条线索,但他们并没有汇聚成焦点,至少刘青云饰演的黑帮混混三脚豹与何韵诗饰演的银行职员没有交汇点。但是他们三人构成了一股漩涡,漩心是卢海鹏饰演的财务公司老板钟原,及其一千万。漩涡周边,是平静而令人渐露不安的。影片前半小时,最多戏份的男主角刘青云居然还没出场,你心急了吗?杜琪峰最擅长的男人戏和男性弱肉强食的世界的营造荡然无存,何韵诗居然担当开路先锋,用一个普通女性的尴尬处境,展现港人在经济滑坡下的涌动不安。刘青云的出现,立刻开启了新的故事线索,当中又穿插任贤齐侦查钟原被杀一案,才逐渐构成三线扭成一圆的漩涡之势。这是个完全个人化的剧本,杜导的胆子太大了,居然把一个主次本来不该这样但改变之后依然没有发生本质变化的故事以一种从容不迫的节奏展开,其造成的悬疑效果,比起以往银河映像创作组透过剧本细节引致的悬疑效果来得更震撼。

除了故事的讲述方式比较创新和一如既往的淡定之外,令人满意的是杜导对人物的挖掘。以往其作品的人物都是象征性的符号,或许有几个经典主角能让人记住,但都是一个理想模型,与世界无关。而这次出现的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人物主角,均有血有肉,活在一个漩涡里,用不同的方式向金钱献祭,或者暴露自己的人性弱点——贪婪,十分深刻和生动。但是,如果导演用严肃的方式去揭示人性、控诉社会,这或许就低一个档次,甚至让人怀疑它永远不会出自于银河映像之手。所以,在《夺命金》里,你看到的是一场黑色幽默,令人拍案叫绝但想想又觉得十分心寒的黑色幽默。尤其是刘青云所展开的那条线索,三脚豹作为一个有情有义的黑帮过气大佬,在黑社会市道都不好的这天,依然凑钱担保一个他已经没有跟的老大,可笑之余更是唏嘘。最后他与阿龙的一段“惊心股市之旅”,绝了。

可能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夺命金》彰显出自身的反差。它的故事虽饶搞笑味但很严谨,而配乐则既有简单诙谐也有唏嘘感叹,营造出相当讽刺的景象,对整个被阴霾笼罩的香港把握得很独到和很有力量。喜欢银河映像作品的影迷就应感受到,很多影片对音乐的运用是十分克制的,但一旦音乐一出,那个气氛必定渲染得相当有高度。《枪火》《文雀》是我心中两个音乐用得极精妙的典范。这部《夺命金》,又是一典范,林夕填词、岳薇演唱的《水漫金山》主题曲,在影片中神出鬼没,萦绕心头,让影片笼罩一股寒骨,使人心有戚戚,挥之不去,犹如作了一场噩梦。金钱之于每个人来说,其实都只是泡沫,每个人似乎都为财死。

杜琪峰自己也断言《夺命金》不会取得很高票房,因为这是一部自己玩自己看的作品,很个人化,而且显得小众。所以,很多不习惯他影片风格的观众,肯定忍受不了,误以为影片是一部商业片。我看的的内地粤语版本,结局是被和谐而硬加插上去的,本应从刘青云和何韵诗擦肩而过之后就终止了。但是无伤大雅,忽略这个结局,纯正香港的味道,原汁原味,依旧精彩。

夺命金影评(五):

杜琪峰拍摄这部片子的时候,恐怕没有想到本片的上映期正好遇上“香港人大战内地人”这个尴尬时刻。不管编导用了多么繁复的“多线环形结构”来讲故事,都无碍其无比写实的风格暗合了当下热闹的话题。

片段一:

港人抱怨大陆孕妇赴港生子以及长期鄙夷的大陆媳妇,而任贤齐突然多出来的一个妹妹正是他爸爸找的年轻大陆妹生下的女儿,比他小了二十岁都不止。

片段二:

港人抱怨内地富豪把香港房价炒高,而片中受到欧债危机影响,市场陷入不景气,任贤齐的女朋友在交了定金之后反悔,不想买楼,却又不甘心承受毁约金。最后“内地人”出面接盘,愿意加价买她定下的单位。

片段三:

港人中产阶级压力巨大,任贤齐是高级督察,公务员,月入六万港币,即使在香港也算得上是中高收入人群,应对供楼这种事情依旧有很大压力。这也是在被询问到是否愿意抚养自己同父异母的小妹妹的时候,他对女朋友强调需要多想一想,不是没有人情味,实在是压力大。

片段四:

香港经济不景气,连黑社会都感受到了,退位老大以前摆个寿宴是六十桌加上舞龙舞狮,此刻摆个六桌还是吃斋。老大进了警察局,连保释金都要到处去凑,那里借个一万,那里凑个两万。连小弟都看不下去,辞职不干。黑帮以往的光鲜亮丽化为如今的挣扎生存。

以前那个光听名字就让内地人激动不已的香港哪里去了?

黄日华本来是个混黑社会的,此刻踏踏实实做废纸板生意,买入一块,卖出两块,实打实的生意,实打实的现金。一腰包的小额钞票包含的是实实在在做工挣钱的踏实劲。但是更多的人是去炒基金,炒股票,放贷款。说来是几十帕的利润,一场欧债危机就让炒基金的小市民把退休仰仗的钱亏了30%,炒股票的命丧街头,放贷款的被属下员工盯上把钱抢走把人杀死。其实还是太浮躁,挣老实钱被人鄙夷,若是有一两个挣快钱的路子便能轻易引来众多模仿者。

如今的香港,没有人愿意做实业,年轻人想的是如何倒卖iphone到内地去赚快钱,轻简单松就把钱挣了。谁还愿意去像黄日华一样收废纸板,即使大家都明白收废纸板一样赚,年轻人还是不愿意做,他们多半会说“好累,还不如睡觉”。梁文道的文章里面写到,应对大陆过去的优秀“陆生”,香港大学生不是说“我跟你拼了”,而是说“好累,我不跟你争了”。这是发达社会的顽疾,香港的年轻人看到自己父辈辛辛苦苦工作一辈子,也但是就是换了一套小房子。读书又怎样样?去了港大,港科大读好专业出来一个月四,五万,还不是供不起动辄八百一千的房。那还不如好好打电动,在家待着,反正出去搵工也挣不了多少钱,何必把自己搞得那么累。

片中一个老人抱着个煤气罐想自杀想报复社会,被任贤齐堵在电梯里,他开始历数自己的人生,来到香港几十年,从做纺织,到成衣,到电子,到玩具,最后到做保安。忙碌了一辈子仍然一无所有住在廉住房,也就是港人说的“屋村”。那里面反应的有两个现象,一是香港巨大的贫富差距,李嘉诚这样的白手起家的神话越来越不可能重现;教育的功能也逐渐不明显,期望透过好好读书来改变命运的难度越来越大。二是香港的产业升级和产业转移,能够带来超多就业机会和中等收入的制造业已经转移到大陆和部分东南亚国家,只剩下金融,零售,房地产等收入差距巨大的行业。辛辛苦苦工作创造的财富到哪里去了?地产商。中环皇后大道H&M店租金一个月600多万,它需要卖多少件售价几百蚊的衣服才能有利润。皇后大道上更多的是奢侈品店,做的就是内地官太太富太太,官二代富二代的生意。抵制内地人,生意怎样做?零售业再垮掉,香港的年轻人还能做什么?还愿意做什么?

香港最大的问题是巨大的贫富差距,以及社会阶级的固化(不许联想),你有几间房,几个铺面就能衣食无忧,而工薪阶级的后代想要透过读书来改变命运的难度越来越大,意愿越来越低。最后就是富商恒富,中产挣扎,底层难过。

底层失业的年轻人就如同租地耕作的佃农,就算赶走了所有的大陆蝗虫也不能改变他们世世代代受到地主剥削的命运。因为年轻,他们能够有激情有梦想去行动起来,去changesomething,但是只怕他们是找错了方向,更可怕的是可能他们根本找不到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向。

最后的两个镜头明显是阉割版本,我猜杜琪峰最后一个镜头就是刘青云和何韵诗这两个暴富的人在街头插肩而过。即使是这样的结局,也只是等同于一声叹息,勤奋工作不能改变的命运被砸在脸上的飞来横财蛮横地改变了,自此刘青云抽上了高级雪茄,何韵诗炒掉自己的老板,各自拥抱自己的新生活。这才是最真实的港人写照:老老实实工作是没有期望的,只有幻想一夜暴富才有可能离开“屋村”的梦魇。

夺命金影评(六):

《夺命金》:粗糙至极,精致到底

从来没有看杜琪峰电影之前会有那么多犹豫的,印象中杜sir最差的作品还是好几年前那个有点评香港回归意味的《黑社会》(我们这的和谐版叫《龙城岁月》),此片是杜sir少有的中段崩盘,结尾肛裂,观众崩溃的作品(杜sir的感情片那里不谈,明日看完《高海拔之恋2》再说)。

之前大致扫了扫网上的简评,发现了诸如“大烂片”、“什么玩意”、“我睡了一个小时”、“我妈都看不下去了”之类让我面红心跳的词语,某影评人更是吼出“观众会觉得《大笑江湖》比《夺命金》好看”这样惨绝人寰的句子,一时银河印象仿佛成了福建恒业(中国著名垃圾电影出品发行方,代表作《午夜出租车》,《B区32号》,《紫宅》,《倾城之泪》),人人骂娘。

处于对杜sir一贯的喜爱,我咬着牙拿银子看了片,如预计所料,电影院果然就我一个人。

看到中段,我差点要起立鼓掌,看完,理解了之前骂娘观众的委屈,确实很多桥段看起来很粗糙,很荒诞,甚至到达无厘头的喜剧效果。但我依旧认为这是一部十分不错的电影,很用心,太精致,编排堪称完美,就是实验性太强,让内地观众有点一时不能理解。

电影里三组人物,有个没工作、但穷急吼吼要买房而自己又没什么钱的中等职称警察任贤齐。有个口才极差,长相一般,偶尔还要被有钱老头小规模性骚扰的银行基金推销员何韵诗。还有个喜欢眨眼、很讲义气、很轴、很2,没有文化,很有素质,业务水平一般的黑社会小头目刘青云。

这三个货的身份设置很有意思,都是一般人眼中的中产阶级,就是比老百姓好点,但又呼不了风唤不了雨的主,最后三人稀里糊涂、晃里晃荡的发了财、得以生存下去,我估计导演编剧们还是有点赞扬中产阶级是人类最后期望的意味。

当警察整天要被为房租而杀人的老头喷煤气,老婆收养自己莫名其妙的妹妹,贷巨款买房;银行白领要靠骗无知老太一生的积蓄、忍受大客户微型性骚扰来保住饭碗;当黑社会老大要靠办生日宴收红包来补贴家用,要靠手下人到处募捐来凑自己的保释费——那,那这世界不就疯了嘛!世界疯了人不就荒诞了嘛!人荒诞了一切都戏剧性了,戏剧性了杜琪峰的电影也有点无厘头了——这不是十分正常的一件事嘛!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呢!

我猜杜sir把《夺命金》弄成这样,是想讲一个道理:

荒诞的现实,比现实的荒诞,还要荒诞。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好词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