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家乡年味

家乡年味

常言道:“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去年中旬研究生毕业后,我来到深圳寻找机会,终于在深圳燃气集团下属的华安液化石油气有限公司落下脚。很感慨的是,我家乡在江苏,读研究生时在东北,如今又在深圳,这一南一北离家都隔了半个中国,因而每年回家的机会并不多。

一年一度的春节盛事很快到来,在听说了深圳这边春运抢票特别难之后,我早早的就在网上学习了抢票攻略,然而即便作好万全准备,在春运火车票真正开抢时,我才体会到现实的残酷。考虑到深圳直飞徐州的机票价格非常之贵,而第二选择飞到临近的上海或南京再转汽车回家,也不是那么容易,旅途折腾不说,更难的是火车票早已售罄,而汽车票难买的同时高速路上又很堵,我想既然这么麻烦,干脆就不回去了。

不回家的决心开始动摇是一次和我母亲通电话,聊聊家中近况的时候我试探性的说了下:“妈,今年我不回家过年了吧,抢不着票。”这句话说出口之后,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很明显,我感受到了她的失落。“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蓦然的出现将我惊醒,像匕首一样刺痛着我。这家,还是要回!

[由Www.126gzw.Com整理]

距离春节越来越近了,把公司发的年货寄回家后,本想着给父母买些东西,但还是决定把这半年攒下的些许工资交给他们更好。回家的这天终于到来,1月26日凌晨3点,我搭车赶往宝安机场,那个时刻的街道上,没想到跟我一样提着行李归心似箭的人不少。飞机在早上7点准时起飞后,于9点30分到达上海浦东机场,上海的温度要比深圳低不少,我却满头大汗的赶往汽车站,换上转乘的长途车,回家的高速路上如预期的一样,很拥堵,所幸的是,我最终在当天深夜12点到达了久违的家。

今年春节,我弟弟将他丈人全家都接到了我们家中过年,所以整个屋子里是很热闹的。丰盛的年饭上桌前,父亲带着我们兄弟俩去扫墓,给故去的亲人烧纸钱,这在春节是必须的。祭坟之后,我们回到家中落了坐,大家一起举杯恭贺新春,欢声笑语之间,我发现母亲头上的白发又多了不少,父亲似乎也比以往苍老了许多,不禁涌出一丝心酸,庆幸的是,我赶回来了,没辜负他们的期盼。

如今过年,虽比不上儿时快乐,但是稍微动点心思去找回那种感觉,也是可以办到的。一个微风晴朗的天气,午饭后,我找了弟弟和村子里的小伙伴带上红薯、腊肉和扇贝,去到离家不远的废黄河滩涂地,那个我们小时候经常玩的地方。分工协作,刨坑的刨坑,捡柴火的捡柴火,搭架子的搭架子,准备就绪后开始烧火,火烧的很旺,我们喝着啤酒聊着过去一年的趣事。架子上的腊肉流油滴在火中劈啪作响,铁板上的扇贝也接二连三撑开了壳,在它们熟了之后,腊肉我们轮流着一人吃一口直到吃光,扇贝一人分一个直到分光。最后,等坑里的炭火差不多足够了,我们就把红薯埋在里头,然后离开去河边观看冬钓,等待香喷喷的烤红薯。

正月初四,天空飘起大雪,我带着家里的小狗在外面跑了一圈,回来后我俩身上全是雪,它在屋檐下抖落的那个兴奋,我仰望天空,很期待明早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在东北待了几年,冬天下雪的频率是很高的,按理说时间久了会产生厌倦感,可但凡下雪,心情总会无比舒畅。不好的一点是东北的雪较干,堆不了雪人。第二天一早,地上的雪果然落有想象中的厚,瑞雪兆丰年,今年的收成不会差。吃过早饭,姨表哥带了两个宝贝来我家,果断邀请一起去外面堆雪人,他们欣然应允。在我专心堆小白兔的时候,调皮的小侄女在我脖子里放了个雪球。。。。。。

春节,是我们很重要的节日,同时也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虽说短短几天,但对于在外的游子来说,这些天足以释怀所有对家的思念。

每次离开都是为了更好的相聚。春节,它让飞逝的时间变缓,它让亲人的情义更浓。它将紧挨着的两年分隔开来,让我们短暂休整,让我们蓄积能量。它使我们满怀斗志,让我们在新的一年里昂首启程!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愿在外拼搏的人,终有一天能把父母接在身边!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