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有一种爱叫做成全(精选3篇)

有一种爱叫做成全

精选阅读一:

有一种爱,叫成全

他刚进初中那年,母亲抱回哇哇大哭的她,她哭是正因饿,尚不知失去双亲之痛。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他异常欣喜。

他读高中时,牵了她小小的手,送她进幼儿园,她总是在他松手的刹那,用力扯下他来,踮起小脚,柔软的小嘴在他颊上,亲一下,再亲一下,旋即转身,跑向她的教室,他总担心她摔跤,跟在身后喊:小妹,慢一点!她愉悦的应答着,却不转身,裙裾上的蝴蝶结在奔跑中,展翅欲飞。

[由Www.126gzw.Com整理]

高中毕业,他考进本地学府,她正好7岁。医生说,7岁,是做心脏手术的最佳年龄。他请假,和母亲一同照顾她,他看到父亲签字的手在颤抖,心便紧了又紧,却买了她喜欢的卡通画册,一字一行,惟妙惟肖的读给她听。术后她醒来,费力的叫一声“哥”,声音飘渺如云烟,惹得他跑出病房,抱着医院的水杉树,如孩童般大哭。

他大学毕业,很多次机会能够去更大的城市,找更适合他的职位,但是他始终不肯。母亲催促,他只是沉默,急了才说:我走了,小妹会死掉!母亲骂他乱讲话,却不再逼他去外地。

初夏,菱角新上市,她便吵着要他买来吃,他不肯,怕硬硬的菱角磕破她的手或唇,她便假装呜呜哭泣,却透过指缝看他的反应,他明知,也不揭穿,依了她,买下两斤菱角,一个一个用菜刀拦腰切断,再一个一个挤出粉白的米来,她只顾捡了丢进嘴里,急得他连声喊:慢一点哎,小祖宗!她得意的笑,捡一个大粒的,扔进他的嘴里。

她高中,身体更虚弱,成绩总是不及人家,他索性换了一份清闲的工作,薪水少了很多,却能够每日下班回家辅导她,她哭,他哄,她笑,他亦笑:“小妹,你几时才长大?”

她进大学,他已近而立,依旧单身。 她开始带男孩子回家,开心甜蜜的模样。母亲催他结婚,他只好谈下一个女友,她见了,很礼貌的叫他女友为姐姐,彼此牵手去那个叫阿呀呀的小店买女孩子的红妆。

翌年开春,他在女友的要求下去北京发展,担心着她,她简单笑曰:老哥你怎样那么罗嗦,什么事,爸妈和男兄弟姐妹替我罩着啦!秋天,没有任何预言与铺垫,她心脏病突发,他匆忙赶回,已再也不能听到她叫他哥。

她曾带回家来的那个男孩子叫住他:我从来就不是她的男兄弟姐妹,她只说哥不是亲生胜亲生,为她牺牲太多,要给他正常的生活。

他细心替她收拾卧室,宛如她同往日一样放学就要回来,却在梳妆台上,碰到他送她的不倒翁,剧烈的摇晃中,他看到底部刻有细如蚊蝇的两行小字:前尘往事断肠诗,侬为君痴君不知。

那是她的字体,大概是在他去北京后刻上去的吧?他抱着不倒翁,跌坐在地,心痛如裂。

他一向在等她长大,却不知道,水逝流年里,她已然懂得,世间有一种爱,叫成全……

精选阅读二:

有一种爱,叫做成全

我的家在一个偏僻的山村,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我有一个小我3岁的弟弟。有一次我为了买女孩子们都有的花手绢,偷偷拿了父亲抽屉里5毛钱。父亲当天就发现钱少了,就让咱们跪在墙边,拿着一根竹竿,让咱们承认到底是谁偷的。我被当时的情景吓傻了,低着头不敢说话。父亲见咱们都不承认,说,那两个一齐挨打。说完就扬起手里的竹竿,忽然弟弟抓住父亲的手大声说:“爸,是我偷的,不是姐干的,你打我吧!”父亲手里的竹竿无情地落在弟弟的背上、肩上,父亲气得喘但是气来,打完了坐在炕上骂道:“你此刻就偷家里的,将来长大了还了得?我打死你这个不争气的。”当天晚上,我和母亲搂着满身是伤痕的弟弟,弟弟一滴眼泪都没掉。半夜里,我突然号啕大哭,弟弟用小手捂住我的嘴说:“姐,你别哭,反正我也挨完打了。”

我一向在恨自我当初没有勇气承认,事过多年,弟弟为了我挡竹竿的样貌我仍然记忆犹新。那一年,弟弟8岁,我11岁。

弟弟中学毕业那年,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同时我也接到了省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那天晚上,父亲蹲在院子里一袋一袋地抽着旱烟,嘴里还叨咕着,两娃都这么争气,真争气。母亲偷偷抹着眼泪说争气有啥用啊,拿啥供啊!弟弟走到父亲面前说:“爸,我不想念了,反正也念够了。”父亲一巴掌打在弟弟的脸上,说:“你咋就这么没出息?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你们姐俩供出来。”说完转身出去挨家借钱。我抚摸着弟弟红肿的脸说,你得念下去,男娃不念书就一辈子走不出这穷山沟了。弟弟看着我,点点头。当时我已经决定放下上学的机会了。

没想到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弟弟就偷偷带着几件衣服和几个干馒头走了,在我枕边留下一个纸条:姐,你就别愁了,考上大学不容易,我出去打工供你读书。

我握着那张字条,趴在炕上,失声痛哭。那一年,弟弟17岁,我20岁。

我用父亲满村子借的钱和弟弟在工地里搬水泥挣的钱最后读到了大三。一天我正在寝室里看书,同学跑进来喊我:“梅子,有个老乡在找你。”

怎样会有老乡找我呢?我走出去,远远地看见弟弟,穿着满身是水泥和沙子的工作服等我。我说,你咋和我同学说你是我老乡啊?

他笑着说:“你看我穿得这样,说是你弟,你同学还不笑话你?”

我鼻子一酸,眼泪就落下来。我给弟弟拍打身上的尘土,哽咽着说你本来就是我弟,这辈子不管你穿成啥样,我都不怕别人笑话。

他从兜里留意翼翼地掏出一个用手绢包着的蝴蝶发夹,在我头上比量着,说我看城里的姑娘都戴这个,就给你也买一个。我再也没有忍住,在大街上就抱着弟弟哭起来。那一年,弟弟20岁,我23岁。

我第一次领男兄弟姐妹回家,看到家里掉了多少年的玻璃装上了,屋子里也收拾得一尘不染。男兄弟姐妹走了以后我向母亲撒娇,我说妈,咋把家里收拾得这么干净啊?母亲老了,笑起来脸上像一朵菊花,说这是你弟提早回来收拾的,你看他手上的口子没?是装玻璃时划的。

我走进弟弟的小屋里,看到弟弟日渐消瘦的脸,心里很难过。他还是笑着说,你第一次带兄弟姐妹回家,还是城里的大学生,不能让人家笑话咱家。

我给他的伤口上药,问他,疼不?

他说,不疼。我在工地上,石头把脚砸得肿得穿不了鞋,还干活儿呢……说到一半就把嘴闭上不说了。

我把脸转过去,哭了出来。那一年,弟弟23岁,我26岁。

我结婚以后,住在城里,几次和丈夫要把父母接来一齐住,他们都不肯,说离开那村子就不知道干啥了。弟弟也不一样意,说姐,你就全心照顾姐夫的爸妈吧,咱爸妈有我呢。

丈夫升为厂里的厂长,我和他商量把弟弟调上来管理维修部,没想到弟弟不肯,执意做了一个修理工。

一次弟弟登梯子修理电线,让电击了住进医院。我和丈夫去看他。我抚摸着他打着石膏的腿埋怨他,早让你当干部你不干,此刻摔成这样,要是不当工人能让你去干那活儿吗?

他一脸严肃地说,你咋不为我姐夫着想呢?他刚上任,我又没文化,直接就当官,给他造成啥影响啊!

丈夫感动得热泪盈眶。我也哭着说,弟啊,你没文化都是姐给你耽误了。他拉过我的手说,都过去了,还提它干啥!

那一年,弟弟26岁,我29岁。

弟弟30岁那年,才和一个本分的农村姑娘结了婚。在婚礼上,主持人问他,你最敬爱的人是谁,他想都没想就回答,我姐。

弟弟讲起了一个我都记不得的故事:我刚上小学的时候,学校在邻村,每一天我和我姐都得走上一个小时才到家。有一天,我的手套丢了一只,我姐就把她的给我一只,她自我就戴着一只手套走了那么远的路。回家以后,我姐的那只手冻得都拿不起筷子了。从那时候,我就发誓我这辈子必须要对我姐好。

台下一片掌声,宾客们都把目光转向我。

我说,我这一辈子最感谢的人是我弟。在我最就应高兴的时刻,我却止不住泪流满面。

【人生感悟】

有一种爱,叫做成全。姐姐怕弟弟手冷,而情愿让自我的手冻得拿不起筷子;弟弟为了姐姐不挨打,情愿自我被打得伤痕累累;为了对方的前途,都愿意牺牲自我的前途去成全对方……一件一件的往事,在作者波澜不惊的描述中,很平淡,却一下子击中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让人心头有种异样温暖的感觉。

精选阅读三:

情绪故事:有一种爱,叫成全

若彬刚进初中那年,母亲抱回哇哇大哭的小依,小依哭是正因饿,尚不知失去双亲之痛。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若彬异常欣喜。

若彬读高中时,牵了小依小小的手,送小依进幼儿园,小依总是在若彬松手的刹那,用力扯下若彬来,踮起小脚,柔软的小嘴在若彬颊上,亲一下,再亲一下,旋即转身,跑向小依的教室,若彬总担心小依摔跤,跟在身后喊:小妹,慢一点!小依愉悦的应答着,却不转身,裙裾上的蝴蝶结在奔跑中,展翅欲飞。

高中毕业,若彬考进本地学府,小依正好7岁。医生说,7岁,是做心脏手术的最佳年龄。

若彬请假,和母亲一同照顾小依,若彬看到父亲签字的手在颤抖,心便紧了又紧,却买了小依喜欢的卡通画册,一字一行,惟妙惟肖的读给小依听。术后小依醒来,费力的叫一声“哥”,声音飘渺如云烟,惹得若彬跑出病房,抱着医院的水杉树,如孩童般大哭。若彬大学毕业,很多次机会能够去更大的城市,找更适合他的职位,但是他始终不肯。母亲催促,若彬只是沉默,急了才说:我走了,小妹会死掉!母亲骂他乱讲话,却不再逼他去外地。

初夏,菱角新上市,小依便吵着要若彬买来吃,若彬不肯,怕硬硬的菱角磕破小依的手或唇,小依便假装呜呜哭泣,却透过指缝看若彬的反应,若彬明知,也不揭穿,依了小依,买下两斤菱角,一个一个用菜刀拦腰切断,再一个一个挤出粉白的米来,小依只顾捡了丢进嘴里,急得若彬连声喊:慢一点哎,小祖宗!小依得意的笑,捡一个大粒的,扔进若彬的嘴里。小依高中,身体更虚弱,成绩总是不及人家,若彬索性换了一份清闲的工作,薪水少了很多,却能够每日下班回家辅导小依,小依哭,若彬哄,小依笑,若彬亦笑:“小妹,你几时才长大?”

小依进大学,若彬已近而立,依旧单身。小依开始带男孩子回家,开心甜蜜的模样。母亲催若彬结婚,若彬只好谈了一个女友,小依见了,很礼貌的叫若彬女友为姐姐,彼此牵手去那个叫阿呀呀的小店买女孩子的红妆。

翌年开春,若彬在女友的要求下去北京发展,担心着小依,小依简单笑曰:老哥你怎样那么罗嗦,什么事,爸妈和男兄弟姐妹替我罩着啦!秋天,没有任何预言与铺垫,小依心脏病突发,若彬匆忙赶回,已再也不能听到小依叫若彬哥哥了。

小依曾带回家来的那个男孩子叫住若彬:“我从来就不是小依的男兄弟姐妹,小依只说哥不是亲生,为她牺牲太多,要给你正常的生活。”

若彬细心替小依收拾卧室,宛如小依同往日一样放学就要回来,却在梳妆台上,碰到他送小依的不倒翁,剧烈的摇晃中,若彬看到底部刻有细如蚊蝇的两行小字:

前尘往事断肠诗,侬为君痴君不知。

那是小依的字体,大概是在若彬去北京后刻上去的吧?若彬抱着不倒翁,跌坐在地,心痛如裂。

若彬一向在等小依长大,却不知道,水逝流年里,小依已然懂得,世间有一种爱,叫成全……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