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戏确实好看

戏确实好看

对于戏曲,诸如国粹京剧、本地剧种吕剧,以及黄梅戏、越剧等,我向来是敬而远之的。每每从收音机里听到,从电视里看到,便立即毫不犹豫地换台,让那些咿咿呀呀的唱腔迅速闪开。因为,节奏拖沓,情节推进太慢,与奔腾不息的生命激流格格不入。

那时,我还年轻。

事物总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不知从何时起,竟然有些喜欢上了戏曲。于是,当有了文登市2014年新年戏曲晚会的票时,便欣然前往。

[由Www.126gzw.Com整理]

音乐厅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以大爷、大妈居多。因为是传统戏曲,不是劲歌热舞,年轻人是提不起精神不愿渉足的。我和妻子这样的中年人夹在一片沧桑中寥若晨星,偶尔见到几个稚气未脱的小学生,也并非是为了传承戏曲而来,大约是父母无暇照看,由爷爷奶奶扯了来的。

演员全部是土生土长的文登人,以老年人为主体。虽然涂了厚厚的脂粉,画了五色的油彩,着了华丽的戏服,但从耷拉的嘴角和松松垮垮的腰身上还是可以看出老态。岁月刀砍斧削,无情留痕,但是“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他们上得台来,举手投足,眉目含情,字正腔圆,好一副精气神!

将终日奔波的脚步停下,只是静静地坐着,收起纷乱的思绪,什么也不去想,慢慢地品味那韵味十足的唱腔。一个字,九道十八弯地冲上屋顶,我担心会撕裂如帛,突然崩溃。忽然又婉转低回,像淙淙流水,心里便荡起柔柔的清波。戏曲是综合艺术,生旦净丑,唱念做打,演绎人生百态。有京胡、月琴、锣、钹等乐器,现在有时又将西洋的钢琴引入其中,中西合璧,将清脆的、雄浑的、有穿透力的声音送入耳际;唱词押韵上口,是流畅的诗,简易的词,细细琢磨,意蕴隽永;舞蹈融入在里面,一招一式,美不胜收。

每到高亢处,便有戏迷们在台下一齐发了一声“好!”

身后的一位老翁赞道:这个沙奶奶还挺有味的。

喜欢看戏,大概是因为自己已经不再年轻,生活比以前更为淡定、从容了吧。不再心里慌慌的,急急地跑,四处乱撞,毛毛躁躁的,而常常想着遵循规律,步步扎实,不求速成,不怕失败。是“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是“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是“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