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十五篇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一):

我的叔叔于勒作文续写

“那……那不竟是于勒么?”克拉丽斯指着一个躺在甲板上悠闲地晒太阳的富翁说道。

菲利普怔了一下,激动地顺着克拉丽斯手指的方向瞧去——啊!那不正是自己的亲弟弟于勒嘛!他震惊地说不出话来,颤抖着身子缓缓地向于勒走去。

“于勒!亲爱的弟弟!你可回来了!我是你的哥哥菲利普啊!”

没想到那富翁连眼皮也没抬就对右边一个黑人侍者说道:“汉密尔顿,给他五法郎。这已经是第三个了——这些可怜的穷人在打听了我的消息后都不害羞地来装扮我的哥哥菲利普。这年头真是……”

[由www.126gzw.com整理]

“于勒啊!你还记得你的哥哥我?你看一看啊!我真是菲利普!”

在汉密尔顿准备拖开菲利普时于勒喊住了他,于勒定神细视——那确实是那个让他既憎恨又感谢的哥哥。当初是他们一家人不留情面地把他赶到了美洲,让他遭人嘲笑、饱经磨难,但是也正因此他才有了这天这般财富。他对菲利普有着难以言喻的复杂情感,如今该如何对待他?他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啊……但对于他当年冷酷的趋赶他还是难以忘怀……说不定他们一家以后会以自己曾借他钱的借口不停地挥霍他的财产,把他“吃”个精光……

经过了复杂的心理斗争,他说:“汉密尔顿,给他两百法郎——虽然我不认识他。这些穷人看着真叫人可怜。”

菲利普呆住了,流了两行泪,缓缓说道:“谢谢您,好心的先生。”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二):

在船上的日子是十分完美的。

父亲有时会坐在靠窗的地方,聚精会神的看船上那些衣着华丽的富贵人和绅士富翁们,然后重复那句永不变更的话:

“唉!如果于勒竟在这只船上,那会叫人多么惊喜呀!”

窗外的海面波光粼粼,有船刚划过的痕迹,空气中游海潮湿的味道,有些许海鸥在海面上来回飞旋。

我们对于勒的出现抱着极大的期望。若他真的回来了,那我们家就能够摆脱这样拮据的生活了。

远处,有不少人在高雅地吃牡蛎。这时,父亲便请两个姐姐客,我心底为这样的不公平很是不服。

然而,在船上悠闲地喝茶的男士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身穿一件黑色宽幅呢子衣裳,高高的个子,站在四周几位绅士旁却显得那么突出,宽阔的肩膀,穿双雪亮的全帮鞋子,他那细绸子衬衫领上打着一个极阔极时髦的黑蝴蝶结,与他那一身纯黑的衣服配合的十分得体。他那一头金丝的头发被阳光照着,如同戴着一顶银光闪闪的便帽一般。两撇小胡子修剪的崭齐,当露出阳光般的微笑时,便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而挽着他的胳膊的一位女士穿着蝴蝶一般漂亮的衣服,裙摆膨胀的很大,从底下露出那镶着花边的衬裙。围着花边的领口拖着一弯雪白粉嫩的胸膛,绢丝的围巾随便的挂在臂膀上,洒金的扇子用细细的天鹅绒带儿吊在手腕上,金光灿灿的鬓发,垂挂在颈梗上,跟耳朵上的庞大的金耳坠子一齐跳跃着。

不知什么时候,父亲和姐姐们吃好牡蛎回来了/我跑过去,冲父亲指了指那个男士。父亲顺着我的手势看去,不由大吃一惊。然后情绪就激动了起来,手也有些颤抖。

他低声对我母亲说:“真奇怪,这个人怎样这么像于勒?”

母亲也凑过来仔细地看,然后话也说得有些结巴了。“天啊!多么像于勒啊!”

他们更凑近观察了会,然而,所有关于于勒的好都复活了过来,一想到于勒成了富翁,我们的那些计划就全部有了着落。

企盼的情绪让他们感到那个男士就应就是于勒。于是,他们也顾不上什么礼节了,就冒冒然地走上去相认。

天明白这竟然是真的。那个男士当得知我父亲的身份后,激动地说“哥哥,我是多么想你啊,最后见到你了。”

天暗下来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包括于勒叔叔围坐在一齐。于勒叔叔兴致勃勃地和我们讲起了他的发财之路,而我们的思绪都以飘到了那幸福的未来,二姐和姐夫幸福地生活,父亲和母亲能够周游世界,我能够在别墅里圈一小块地出来,做春华秋实的果园,我们为这样的完美而陶醉了。

哲尔赛岛游玩后,我们都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家中。

于勒叔叔果真把我们的愿望都实现了。我们一家,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了一齐。

我为自己有了一方小天地高兴的同时,也十分不满我父亲母亲在得到了于勒叔叔的大笔钱财后还虎视眈眈地计算他还有多少财产。而二姐和姐夫平静生活的背后依旧存在着危机,姐夫经常出去赌钱,为此二姐还多次发过脾气。

我经常看见于勒叔叔坐在阳台上,一个劲地叹息。我不明白,在拥有了成功和幸福后,于勒叔叔还有什么能够悲叹的。

有次。我走过去坐到他的身边,他摸了摸我的头,轻声地说“若瑟夫,将来你必须要仔细地选取,此刻人情凉薄,就是在大家的热情赞美吧,也还是一齐骂我的话中听了。你要记住,有些事情是能够避免的,但是有些事情是迫不得已,这个社会让我们承载了太多本不应承载的东西。你可要持续此刻这个样貌呀。”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我之后才明白,生命中有些事情在劫难逃。

几年后的某天,于勒叔叔突然一声不响地走了,任凭我们如何找寻都没有踪影。姐夫和二姐最后闹了起来,之后终究是离了婚。一场为了名利而来的婚姻随着金钱的败落而殆尽。父母亲为了女儿的室愁白了头,一下子老了不少。而父亲更是承受不了突如其来的打击而病倒了。家产尽数变卖,来维持父亲躺在床上的几个月的生命。

当我最后一次站在我的春华秋实果园中时,心里百感交集,不由感叹:我们到底怎样了?

几个月后我去哲尔赛岛从商,坐的依旧是从前碰见于勒叔叔的那艘船,很巧的是,我的于勒叔叔依旧在靠海的位置喝茶,身边依旧坐着一位贵妇人,只是不是从前的那位。

再次相遇以没有了必要,于勒叔叔已经抱完了儿时的恩情,只是之后的我们不懂得珍惜。未来的日子,依旧需要我去闯荡。

无论夜空如何黑暗,总会有一颗北斗星守在原地,不改变方向。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三):

我的叔叔于勒作文续写

三年过去了,一切都是那么平静,我们搬了家——父亲和母亲怕叔叔于勒找到家来。除了我和父亲母亲,其余人都被蒙在鼓里。姐姐和姐夫依然盼望着于勒的归来,父亲和母亲似乎也在“盼望”。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日,我们全家照例来到海边栈桥,一切依旧,只是少了“唉!如果于勒能在这只船上,那会叫人多么惊奇啊!”这句话。父亲和母亲的期望已渐渐淡去,而姐夫的期望则日益增加,我在这三年里也受到了不少好的待遇,因为只有我明白事情的真相。二姐结婚三年了,而大姐依然是孤身一人过着平淡的生活,她何尝不想找个富翁嫁了呢?如今大姐已经31岁了,脸上已出了老相,我的母亲为此伤透了脑筋。最后有一天,大姐回来报了个喜,她说:

“我在外面找了一个富翁,只可惜年纪大了点,将近50岁了。我说我们家不久的将来也会富裕的。他还说要和我结婚呢!妈咪你说怎样样,我听别人说,他好像很有钱呢!”

母亲却说:“年纪大怕什么,只要有钱,就行,你确定他有钱吗?

大姐说:“就应是吧!至少他的朋友告诉我他很富裕!”

“那就成!想想我的女儿就要做富婆了,呵呵……”

大姐顺从了母亲的话,并决定在圣诞节请那位富翁到家来商议结婚的事。

父亲和母亲为此乐翻了天,忙着能在圣诞节前把家里装修一翻,迎接未来的女婿。

圣诞节到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外面下着大雪,都晚上8点了,我的未来姐夫还没到。我有些不耐烦了,说:“什么东西啊,哪有人头一次去岳母家就迟到的!”母亲却极力维护地说道:“贵人多忘事嘛!”这时,我看到母亲的脸上每分每秒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旧式的石英钟响了9下,门“吱呀”地开了,只见大姐用手挽着一个人走了进来。一顶黑色的帽子遮住了他的脸,缓缓地,他用手拿下了帽子。

“是他,竟然是他,我的叔叔于勒!”我惊呆了。父亲和母亲的嘴更是张得老大。

我想于勒也认出了我的父亲,毕竟他们是亲兄弟,于是转头就跑,消失在茫茫的大雪中。父亲并没有追上去,因为母亲的那句话很对,“别叫他又来吃咱们的。”

姐姐呆住了,嘴里念着:“他嫌弃我家太寒酸了吗……”

一家人,沉没了……只听见母亲嘴里不停地叽里咕噜,“骗子,骗子……”

只有我,了解事情的原由……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四):

菲利普夫妇,回到家以后再也闭口不提关于于勒的所有事。姐夫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和姐姐离了婚。一天,早已破坏的的老门再次响起了敲门声,我打开门向外望去竟是于勒叔叔,爸爸妈妈也出来了,看见于勒叔叔还是穿着那件破烂的水手服,爸爸和妈妈异口同声的吼道:“滚出去!你这个骗子、流氓!”叔叔不知如何是好,正当这时于勒叔叔看见了我,对父母说道:“哥哥嫂子,我从未骗过你们……”还不等叔叔说完话爸爸妈妈就把门甩上了。门又响了起来但不久就停歇了下来。我看见爸爸妈妈回到了他们自己的房间,便不由得打开了门,门外我的叔叔于勒已经晕倒在了地上,我看着叔叔那憔悴的脸庞,不有得摸了摸我的口袋。哦,还有15个铜子儿,我去隔壁的店铺里买了一瓶水和一个面包,还剩下10个铜子儿。这时叔叔已悠悠的醒来看见我拿着水和面包不有得吞咽了口沫沱,问道:“约瑟夫这是给我的吗?”我点点头给了叔叔并示意叔叔往外走不要在我家门前。叔叔有些悲痛的问:“难道连你也要赶我走吗?约瑟夫?”叔叔放下了水和面包向外走了出去,我拿起水和面包朝叔叔追去,好不容易最后追上了叔叔,对叔叔说道:“叔叔不是您想的那样,我的意思是那里不好讲话。”叔叔这时微笑的转过头说:“哦,我亲爱的外甥,你想和我走吗

?”我不由愣住了,叔叔看我愣住说道:“呵呵,不用奇怪我确实在美州发了大财,只但是我还没说就被赶了出来罢了。”我愣愣说道:“哦,叔叔那你怎···怎样会晕倒在我家门口呢?”“那但是是试试你们罢了!”叔叔解释道,我回道:“叔叔我愿意跟你走那个只认钱的家我早已受够了!但是叔叔你容我告诉我的父母能够吗?”叔叔答道:“约瑟夫不用了,我会亲自和他们说的。”

第二天,我和叔叔衣着光鲜的敲了敲我家的门。这次开门的是我的父母,父母看到我和于勒叔叔不由愣住了,叔叔说道:“哥哥嫂嫂,我欠你们的钱我会又给你们的,此刻我要带约瑟夫走了!再见!”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五):

我的叔叔于勒作文续写

船甲板上,有一位衣着不俗,手拿香槟的绅士,正在和船长谈论着什么,只见那人带着一顶制作精良、款式考究的礼帽,身着剪裁得体、设计精致的礼服,左手带着一只价值不菲的手表,稍一抬手,银色的表壳便反射出耀眼的光。船上的人对他都毕恭毕敬,走到他身边都微微欠身,以示敬意。而船长,则在他身边点头哈腰,脸上的皱纹都挤在了一齐,详细地汇报着工作。

父亲一见到他,暗淡的眼睛立刻变得明亮起来,他小跑到母亲身边,向她低声说:“快看那个甲板上和船长说话的绅士,我……我怎样觉得他像于勒……”父亲激动得要说不出话了。母亲一听这话,立即来到甲板上,向那位高谈阔论的先生一瞄,便也匆匆赶了回来,看得出她在哆嗦:“上帝呀,他是于勒吗?我觉得似乎好像真的是他。”说完,她又向甲板望去,船长已经离开了,那位先生独立船头,望着无尽的波浪。“你快去问问船长,想办法从他口中套出那个人的身份,要真是于勒,那我们家就要发达了!”母亲激动地推着父亲说道。

父亲小步走到船长跟前,一面恭维,一面和他打听着:“刚才我看见你在和一位先生说话,他看起来很个性”船长接话到:“能不个性吗?她但是我们的老板,手底下有好几艘巨型游轮,掌管一家航船公司,总部好像在美洲。老天啊,怎样让这种浑蛋发了财,据说他年轻时是被家人赶出欧洲的,没想到这下出息了,想回来炫耀一番,他似乎在哈弗尔还有亲戚。”“您介意告诉我他的名字吗?”父亲有点紧张地问到“于勒,于勒-达弗朗斯”船长轻蔑的答道,末了还吹了声口哨。“好的,谢谢您,也祝您能发财。”父亲向船长致谢。回来的时候,父亲的腰挺得笔直,脚步沉稳,脸上洋溢着快乐“真是他?果然”母亲见他这样惊喜地叫道,“我就明白,那小子必须会出息的,发财了,还不忘回来看望大家,真是难得,此刻,他可真算上咱家的大救星了!”母亲快活地说。“事不宜迟,咱们快去和他相认吧!”父亲推荐道/

于是母亲挽着父亲,用一种我从未见过的高雅的步子,走向那个早已空无一人的甲板……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六):

我的叔叔于勒作文续写

可谁知,在圣玛洛船上父亲和母亲又遇到了于勒。令人吃惊的是,他们再次遇的见于勒是一个穿着西服,打着领带,即使有些苍老,但不管怎样说,父亲说他看上去极像一个腰缠万贯的富翁。父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母亲吓的心惊肉跳,这与他们在去哲尔赛岛游玩的路途中看到的于勒简直是天壤之别。那不再是一个脏兮兮的卖牡蛎的人了。

突然,那个父母以为是于勒的人朝着我们走来,父亲刚想起身要走,那个人一下子抓住了父亲的胳膊,那个人突然说:“哥,我是于勒,我真的是于勒!”没等父亲说话,母亲就大喊:“你这个没良心的,你说还我们的钱呢?钱呢?”于勒立刻从身后拿出一个皮箱,打开后,所有人都惊呆了,那个皮箱里塞满了钞票。他说:“这就是欠你们的钱,你们拿走吧。”父亲伸过手来拒绝了,说:“你这个法国老流氓,你这些偷的抢的脏钱我们不要,你滚吧,离我们远点!”可于勒还是把皮箱留了下来,走了。船很快到了岸边,下了船,父亲才偶然听到,原先船长就是于勒!于勒在美洲做的是造船生意。至于去的时候他故意试探他的哥哥嫂子对他还有没有亲情,所以装做一个卖牡蛎的,并且告诉船长他是一个流氓……

一切都完了,这个被父母期盼的摇钱树走了,再也不会回来应对一个同他只有赤裸裸的金钱关系的哥哥嫂子。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七):

哲尔赛岛的旅行很是让让人感到愉快。

为了避免再次遇到于勒叔叔,父亲和母亲决定改乘圣玛洛船。

此时的我站在船头上,时不时的会向那片远离我们的小岛望去。此时天空已经乌云密布了,刚刚还是平静的海面忽然掀起了一番浪潮,海水溅到了我的布衣上。

母亲严肃的脸转向我“约瑟夫,快躲进船舱里!”

我跑进了舱内,去挑选一个紧挨着舱门的座位,我微微地打开了舱门,是为了想听父亲和母亲之间关于于勒叔叔的谈话。隐约能听见母亲的怒吼,父亲则在一旁浅声地应答。

我的叔叔,正在船上卖牡蛎。夜深了,他在哪里停歇?下雨了,他会在有伞遮雨的地方买牡蛎……种种的猜想在我的脑海里环绕。我又开始责备父亲,那是我的叔叔,父亲的弟弟。我那心急如焚的母亲……究竟为什么于勒叔叔不能够和我们团聚?此时此刻,我的鼻子酸酸的。想了五年,盼了五年的于勒叔叔,为什么大家又如此绝情呢!

透过舱口,一把银色的利剑刺透了海平面,整个海面开始不安了起来,狂风撕破了海平面。灰白色的浪花被狂风急推黑褐色的岸。我的目光呆滞了,只得回头望了望,愿上帝保佑——我的叔叔。

在家乏了数日,不久,叔叔来信了

“亲爱的哥哥,我又得到了一笔不错的收入,这些抄币是五年前拖欠你们的,真的很抱歉。如今我能如数奉还,若有得空闲,我必须会同你们一同过上好日子的!若还有这样的机会,真期望还能有这样的机会……”

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我既兴奋又紧张。于勒叔叔最后不再买牡蛎了!

三年后,我长大了,从那以后,他再没来过信,因此,每当我想起他那又老又脏的脸,我都会读起这封信。或许,她还在卖牡蛎,或许他违背了诺言还在忙于工作。或许,是一种不完美的结局……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八):

我们回来的时候改乘圣玛洛船,以免再遇见他……

我站在船头吹风,我能够看到母亲正阴沉着脸和父亲讨论着什么,我又想起那饱经风霜的脸,情绪不禁有些压抑,我转头眺望别处,突然一群华丽衣裙的贵妇人吸引了我。

那色彩斑斓的衣裙晃动之间,我看到一个西装挺拔的模糊身影,我踮起脚正想看得清楚一点。“若瑟夫!”感觉肩膀被拍了一下,转头,原先是父亲。“你在干什么?”父亲顺着我的方向看去。“噢老天!”父亲突然尖叫,我也看到了,那个带着贵妇人走向母亲的人不正是叔叔于勒吗!“快快!”父亲连忙拉着我的手急促的走上去。

“嗨!于勒!”父亲赶上前,对着还有点没反应过母亲一个眼神,满脸讪笑的对着微笑的于勒说:“是于勒吧?这么久没回来!可想你了!”“啊哥哥,过得好吗?”于勒也满脸笑容的伸出手和父亲拥抱,母亲也谄媚的挤上,说着讨好的话。

晚上,母亲和父亲正在船舱里兴高采烈地讨论着,我在旁边坐着。

父亲说:“真是太好了!”母亲也跟着道:“我就说那个糟老头怎样可能是于勒嘛!”父亲笑了笑。我无意瞥到船舱门口的身影,我还没出声,便听到母亲继续说:“若瑟夫真是给他浪费了十个铜板,但是此刻没事了!于勒有的是钱!”父亲应和一声,便说:“时间不早了,我们约好和于勒用餐呢!”

等我们豪华舱时,却不见于勒身影,只是最后于勒送来了一箱银票,附带一张纸条:虽然不明白糟老头是谁,但是我代他给若瑟夫送上回报。

我没去看父母的表情,便走出船舱。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九):

自哲尔赛岛回来以后,大家都有意避开那件事。父亲依旧在人前炫耀于勒叔叔的那封信,似乎那个卖牡蛎的老水手从来没有存在过。

几个月后,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我记得那一天是感恩节——我的母亲和二姐正在厨房忙碌着,火鸡的香味飘了出来。我的大姐,此刻靠在躺椅上摆弄着她新做的帽子,听着父亲和二姐夫谈笑。炉火温暖了整间屋子,只有这样的夜晚,我才觉得我的母亲是温柔的,父亲是和蔼的,就连我的两个姐姐和有些木讷的姐夫也可亲起来。

但是上帝,我真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门铃响了,大姐迫不及待地跑去开门,她以为是对面伏斯特家的年轻先生来了呢。然而,门一开,大姐便尖叫嚷道:“天啊,哪来的叫花子?”,父亲和母亲都赶了过去。我跟在父亲身后心里异常紧张,只见门外站着一个衣衫褴褛的老水手,他哆嗦着,在冰天雪地里瑟瑟发抖:“菲利普,是我啊,我是于勒,于勒·达尔芒司啊!”,这可怜的老人伸出双臂,似乎想拥抱我的父亲。

父亲的脸色早已煞白,两眼呆直,他哑着嗓子:“我……我不认识你……”母亲的脸越发阴沉,她向大姐使了个眼色,让她把二姐夫领去餐厅。然后,她开始冲着我那只穿了一件单衣的叔叔咆哮:“你这个老不死的叫花子,不管你是谁,此刻立刻给我滚出这扇门。上帝啊!快把这个老东西带走吧,让他消失得越远越好,他多呆一刻我都要窒息了!你这个流氓,我们可养不起你……”

母亲尖叫着,她穿着体面的衣服,说出的话却如此的不堪。我父亲却似乎从中获得了某种力量,他挺直身子,结结巴巴地开了口:“就是!你……你这个死叫花子,我可没闲钱养你,你快滚,我不认识你……”,他越说越流畅,于勒叔叔的脸却越发苍白。这个可怜的人啊,他还记得他有这么一个家,那是他漂泊了多年唯一能够回去的地方。但是此刻,这个家就是以这样一个如此不堪的形象来迎接他,眼前这些人都是他的亲人啊。

我心中突然一阵难过,转身进了屋子,等我出来时,于勒叔叔已经离开了。我穿过饭厅,打开门追了出去:“若瑟夫!”,母亲在我背后喊道,“我看看他走了没有!”我回答着。最后,我停在他身边,这个狼狈的老人苦笑地看着我:“若瑟夫……”我把从房里拿出来的父亲的一件皮袄递给他。

“这是我的叔叔,父亲的弟弟,我的亲叔叔。”我默念道,他饱经沧桑的脸上老泪纵横:“若瑟夫,你是个好孩子,愿上帝保佑你。”

他转身离去,消失在茫茫大雪中,我悄悄地说:“再见,我亲爱的叔叔。”那之后,我对皮袄的下落充耳不闻,正如父母对二姐夫的询问装聋作哑一样。我只明白,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我的叔叔于勒了。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十):

至于,我已经在“特快号”卖牡蛎卖两个星期了,每次经过哈弗尔总会想到菲利普他们,不明白他们过得好不好,我每一天卖牡蛎的钱总还能剩下来些,放到一个瓶子里放起来。

“嗨,于勒怎样又起这么早,天还没亮纳!”

“噢,原先是船长先生,我准备起来卖牡蛎啊。”

“你也许该买衣服了,不用再来干这么脏的活了。”

“不是来体验下层阶级的辛苦嘛,顺便再挣一些钱。‘

船长悄悄望望四周,等一个人也没有时,悄悄说:“我说,于总,您千里迢迢从北美回来,就是为了在您员工的船上卖牡蛎啊!这叫我们多愧疚啊!”

“喂,你没有泄露我的秘密吧?我不是告诉你,说有人打听我的时候说我是法国大流氓吗?忘了?”

“没有啊。”船长说道“我就是按照您说的做的啊!但是,还真有一个人,嗯,我不认识的一个人打听过你!”

这时,我看看四周,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我心里清楚,我该去看看我哥菲利普他们了,和他们一齐住一段时间。

哈弗尔也无非是这样,当菲利普夫妇回去后,不知经那位精通实事的人明白于勒在船上买牡蛎,于是,若瑟夫的二姐离了婚,再也没有人上门求婚了。菲利普家整天都是咒骂声,痛骂那没心没肺的流氓于勒。

决定了回家的日期,在星期天,从船上下来,身穿从英国进口的燕尾服,腰带3G手机,开着劳斯莱斯,因为我想给哥一个惊喜,那天,海面上风平浪静犹如一块洁白无瑕的翠玉,这却施暴风雨的前兆。

到了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小屋,还没到门口,便闻到了火药味,之后听到了咒骂我的声音,那是克拉丽丝嫂的声音:“那个没心没肺的于勒懒蛤蟆狗,他来信都说赚了财,可你看一看,此刻他却是一个卖牡蛎的老头,真不是人啊!”他问就是打听我的人他们见过我?带着满脑疑问,随着一声“哥……”迈进那栋破屋。

“你是……”随着菲利普的一声质问“是于勒?”

“哥,是我呀,您的亲弟弟于勒啊!”我回答道“您在船上见过我?”

“是啊,我们本来想接你回来但是若瑟夫不让你……不介意吧?”克拉丽丝嫂说道,一边说一边盯着我的真牛皮鞋。

“不是,是你们说叔叔是大流氓还不让叔叔认出你们。”若瑟夫冲着克拉丽丝嫂大喊起来因为他感到不解。

“不要乱说话,若瑟夫,被以为你姐出去散步不在你就能够乱说!”克拉丽丝嫂大喊起来。

“我真没乱说,呜呜呜……”若瑟夫哭说道。

这一句句话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冲我飞来,心被刺成五彩缤纷,流出一种叫伤感的东西,手中的车钥匙缓缓落地,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家吗?这就是我的亲哥亲嫂吗?血红的夕阳散发着血腥的气味。

我不顾哥嫂在后面怎样呼天喊地的喊叫,只顾朝“特快号’走去,因为我明白了一些丑陋的面孔,如此恶心。

而飞利浦则异常高兴,于勒走就走吧,最起码咱因为有一辆名贵的车了,他和克拉丽丝高兴的拥抱在一齐,并猜测于勒必须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要不怎样会有这么多的钱来买车,但他们好像看到了许许多多用车换来的钱再向他们招手。

只有若瑟夫静静地看着……看着……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十一):

二十年过去了,二十年间发生了许多的事。我的父母由于一场意外离开了人世,而我也成家立业了,家里的生活不再那么拮据。

在一个昏暗的傍晚,忙完了工作正准备同妻子共进晚餐时,一阵缓慢而又无力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咚……咚……咚……”

会是谁呢,这时候?我无奈地离开餐桌去开门,引入眼帘的是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伛偻着背,穷苦的脸上布满愁容,似乎有话要说又很难开口的样貌。

“你是……”我一边问一边打量着他。脑海里默默地搜索着,我认识他么?难道……是他?我想起了二姐出嫁时的那次哲尔赛岛之旅,是他么?我的叔叔,父亲的弟弟——于勒?正当我不明白该如何开口时,妻子走了过来:“这位是?”

“我……我是……”那个老人望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说,“我……我饿了……能否给点吃的。”

妻子望了望着穷苦的人,同情的盛了晚饭给他。在一阵长时间的沉默中,他吃完了那碗饭,蹒跚的向外走去。我望着他那瘦弱的背影,不禁地喊出了声:“于勒叔叔……?”他定住了,但久久没有回头,不一会儿,他徐徐的说道:“你……认错人了……。”

不久后我收到一封用皱巴巴的纸写的信:

“亲爱的若瑟夫,我那善良的小侄子,收到这封信的时,或许我已经死了,或许我正过着乞讨的生活,本来我打算来投靠你的,因为我实在走投无路了,当你打开门的那一刻,我便认出了你,那次在船上的年轻先生,之前我已经欠你太多了,所以我打消了原本的念头。你有一位善良的妻子,愿上帝保佑你们。”

拿着这封信,顿时我思绪万千:这是我的叔叔,父亲的弟弟,我的亲叔叔。我沉默的望着远方,定定的望着……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十二):

旅行回来后,邻居们看见我们,连忙过来打招呼:哎呦,不愧是要成为有钱人了,就是不一样了!于勒那么有本事,才几年就发迹了,你们什么时候走啊?母亲说:“快了,快了。”说完,他急急忙忙地拉我走了。

终究,纸是包不住火的。邻居们明白了真相。他们都疏远了我们。都认为我们一家是骗子。之后二姐夫也因此事与二姐离婚了。我们全家都不敢出门。

此时,在哲尔赛岛的于勒在拼命的工作,过了一段时间,他回到了故乡。“当、当、当”门铃突然响了。我开了门,见到于勒后,我的父母纷纷往后退了几步,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生怕于勒回来再赖上他们。父母那不屑的眼神望着他,说:“哎呦,这不是于勒吗?你不是去发迹了,怎样还记得回来看我们,而且如今落魄到这种地步,简直是开玩笑。”

“我确实富过一段时间,至于落魄到这天这个地步,说来话长了,这天,我是专门来还钱的!”说着说着,他从身后拿出一个破布包裹,上面染了许多灰尘。大大小小的补丁覆盖了这块布。“这是我这五年卖牡蛎的积蓄100法郎,此刻还给你们了,期望你们能原谅我。”

母亲用尖锐的眼光打量着他,说:“看来,你还是个人,还懂得还钱。既然如此,我把话说开了,以前你和我们家的恩怨,我就一笔勾销。从今以后,我们家与你就互不相欠,从此,你与我们再也没有半点关系,不送了!”话音刚落。“砰”一声,门重重的关上了。

于勒伤感地往码头走去,一艘“冒险号”船缓缓开来,于勒带着失落的情绪离开了这个悲哀地。他靠在船的围栏上。吹着迎面扑来的海风。回想起自己以前的没出息。在默默的叹息。他恍惚的神情引起了船长的注意。

船长惊讶地看着他,不禁脱口而出:“你是于勒先生吗?”于勒猛地抬起头。“你怎样明白?”

“恩人啊,几年了,我找你足足五年了,你不记得我了吗?我就是当年那个被你在一群恶霸手中救下的小伙子。”

“哦,我想起来了,那个小伙子原先就是你啊”

“你怎样会落魄到如此地步?”船长不解的问。

于勒把他由富有到穷困的状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我当时从商赚了点钱,之后,有一桩大生意被我的同行骗走了,同时害我培了高额违约金,一无所有,此刻的我在哲尔赛岛做苦工。船长听闻后,替于勒打抱不平,并热心邀请他来那里工作,给了他一个较高的职位。

于勒理解了船长的邀请,但是他拒绝了那个高职位,选取了从基层做起,他要证明自己的潜力。船长尊重了他的意愿。

由于于勒勤勤恳恳地工作,他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也得到了船长的赏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于勒从一个无名水手蜕变到副船长,这七年的时间,让他更加成熟了。同时也让于勒成为了比当初还要富裕的商人。

再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于勒的生意恰好就在法国。他回到了他久违的故乡。他独自一人走到街上,想起了当年在法国的生活,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那条他熟悉的路口。

“卖报,卖报啦!”一个响亮的叫卖声吸引了他。一个身着朴素,面容消瘦的小伙子出此刻他眼前,小伙子停下脚步。目视了他晌久。

“小……小,小叔,是你吗?”我是若瑟夫啊。小伙子激动地说。

于勒似乎恍然大悟,拍了拍他的肩头,“孩子,是你啊。多年没见,你长大了。你怎样会在那里卖报?大哥大嫂还好吗?”

说到这,若瑟夫双眼泛红,哽咽了一下:“爸,爸妈在两年前出了车祸,死了。”此刻,我靠卖报纸来养活自己。说着说着。一道道泪痕滑过他那消瘦的脸颊。

于勒用他那双温暖的手擦拭了孩子的眼泪,抚摸他的头,亲切地说:“孩子,你此刻是个男子汉了,不能轻易掉泪。要坚强,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以后你就跟着叔吧,叔会好好照顾你的,不会再让你受苦了。小伙子点点头。内疚地说:“谢谢叔,我替我爸妈当年对你造成的伤害跟你说声“对不起!期望你能够原谅他们。”

于勒笑笑说:“那些都过去了,我不怪哥和嫂子。”于是,他牵着若瑟夫的手。逐渐消失在这人海中。从此两人过上了安稳幸福的生活!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十三):

我们回来的时候改乘圣玛洛船,以免再遇见他。

天空乌云密布,好像立刻大雨就要来临。母亲一边清点着钱包里所剩不多的的钱币,一边愤恨的对父亲骂道:“都是你那流氓弟弟,害得我们还要改乘圣玛洛这艘贵的要命的船,你看看你看看,就这么点钱了,气死我了!”父亲跟着骂了几声,说道:“我们出去走走吧,就当是破财消灾吧,唉!”说罢便走到甲板上。

甲板上吹来阵阵冷风,父母亲不自觉的将身子往衣服里缩了缩。突然一个穿着一身黑西装戴红色领带的绅士似的人映入了我们的眼帘。再看看他那和蔼的脸,怎样与我那位可怜的卖牡蛎的叔叔的脸如此相似?回头看看父母亲,他们眼睛瞪得和灯泡那么大,嘴巴张成“o”字型,脸煞白煞白的,浑身不停地抖动着。仿佛见到鬼一般。

这时,那个长相酷似于勒的绅士向我们走来惊喜的说:“哥嫂,我是于勒啊,见到你们真是太高兴了!”

父亲带着颤音说:“你……你……你真是于勒?!”绅士笑了笑说:“哥哥不认得我了?我是于勒啊!货真价实的。”

“怎样可能?你怎样可能……”母亲喃喃的说。

于勒叔叔拍了拍母亲的肩说道:“嫂子,我不仅仅是于勒,我还是有钱的于勒。”随后叔叔把他的经历告诉我们。

原先当年父亲收到第一封信时,叔叔确实赚了点钱,但是又败掉了。变得一无所有,叔叔害怕回到家父母亲会责怪他便写了第二封信。之后叔叔便开始卖牡蛎为生,到最后叔叔竟然凭着头脑与运气将牡蛎生意越弄越大,成了远近闻名的牡蛎王。

叔叔像是不经意间说道:“我有时也会亲自到船上卖牡蛎,前些天我还在一艘去哲尔赛岛的船上卖过牡蛎呢,你们有坐过那艘船吗?不明白认出我没呢。”说完笑了几声,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珠炯炯有神。父母亲的脸显得更白了。我正要回答叔叔的问题,突然父亲把我扯开,艰难的笑着回答:“我们没坐过那艘船,也没看见亲爱的弟弟你,要是看见了怎样会不叫你呢。”父亲干笑了几声。

突然,叔叔那和蔼的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悲凉的脸一阵凄苦的笑声。

“菲利普,你可真能装啊。在船上你明明就看见我了,看见那么落魄的我,你怕我回去拖累你们是不是?哈哈哈哈。”又是一阵刺耳的笑声。

“你……怎样回事……?”父亲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不轻。

“怎样回事?好啊!我告诉你。我就是故意落魄的出此刻你们面前,还让船长告诉你我是个穷鬼,想看看你们会怎样对我。结果呢?想尽一切办法远离我,难道在你们眼里毫无亲情可言吗?难道你们的世界里就只剩下金钱了?”叔叔咆哮道。

父母亲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叔叔将一个小皮箱递给父亲:“那里面是当初我占用你的那部分财产,此刻还给你。还有以后每年我会寄教育费用给若瑟夫,他是个好孩子,其它的你们一个子儿都没想得到。”说完便摸了摸我的头转身离去。留下惊呆了的父母亲在原地。

叔叔的背影越变越小,冷风中带着一丝孤独,最终在拐角处消失不见。

雨珠噼噼啪啪的落下,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甲板。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十四):

“喂,克拉丽丝,你快看呀!”父亲喊着母亲的名字,急匆匆的从卖牡蛎那儿走了过来。

“又怎样了!?”母亲很不耐烦,显然她还在为父亲请女儿和女婿吃牡蛎生着闷气。

而父亲却完全没有理会母亲的情绪,一把抓住母亲的手,然后指向卖牡蛎的地方,“克拉丽丝,你看,那是不是于勒?

“于勒?”母亲惊讶的张大嘴,“是呀,于勒,我的亲弟弟呀!”

“喔,快让我瞧瞧。”母亲慌忙站起身,飞快的向前探出好几步,瞪大眼睛向那些吃牡蛎的优雅人们望去。

我也转头向那看去,一位男士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身穿一件黑色宽幅呢子衣裳,高高的个子,站在四周几位绅士旁却显得那么突出,宽阔的肩膀,穿双雪亮的全帮鞋子,他那细绸子衬衫领上打着一个极阔极时髦的黑蝴蝶结,与他那一身纯黑的衣服配合的十分得体。他那一头金丝的头发被阳光照着,如同戴着一顶银光闪闪的便帽一般。两撇小胡子修剪的崭齐,当露出阳光般的微笑时,便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而挽着他的胳膊的一位女士穿着蝴蝶一般漂亮的衣服,裙摆膨胀的很大,从底下露出那镶着花边的衬裙。围着花边的领口拖着一弯雪白粉嫩的胸膛,绢丝的围巾随便的挂在臂膀上,洒金的扇子用细细的天鹅绒带儿吊在手腕上,金光灿灿的鬓发,垂挂在颈梗上,跟耳朵上的庞大的金耳坠子一齐跳跃着。

“喔,上帝保佑!他真的是于勒,千真万确的是他!”母亲的声音因为激动和喜悦而明显的颤抖了。

“喔,善良的人呀!他真回来了,你看他是多么的有修养呀!”当母亲看到那位绅士优雅把外衣脱下来,披在了那位怕风的女士身上时发出了不仅仅仅是欣喜的声音。

之后注意到连他的裤料都是少见的咖啡色呢子,并镶着棋盘格子的纹路,至于他穿的背心,更是令母亲着迷,白水绸的料子,上面缀着一颗小小的粉红色蔷薇蕾。

“哦!上帝呀!”母亲开始喊了,“菲利普,这不是做梦吧,你,快,快,快掐我一下,嗯……快点!……”

当母亲疼的尖叫了一声之后,我们确信没有认错人。因为在所有惊讶的看向我们的人中,只有那位绅士带着惊喜和激动快步向我们走来……

就这样,我们拟订的上千种计划全都实现了。就连我那近30岁大姐也很快找到了一个品貌俱佳的女婿。姐姐们再也不用为几个铜子一米的衬裙花边跟小贩讨价还价了,而是享受了服装师们的上门服务。每一天我们都能举着高脚的水晶玻璃杯,在华丽而舒适的别墅里品位法兰西最纯正的陈酿葡萄酒,耳边伴奏的总是应对着两个女儿和两个女婿的父亲对叔叔的赞美声。

“喔,我真为有这样一个杰出的弟弟而感到骄傲!”

“他真是天底下最有良心,最善良的人那!”

“来,为你们拥有世界上最令人尊敬的叔叔干杯!”

而母亲更是殷勤,每一天都要亲自去叔叔的房间打扫。她总是说佣人们不可靠,万一顺手偷走叔叔房间里的值钱东西怎样办?所以,她每次打扫的甚是仔细,边打扫边给叔叔一遍又一遍的哭诉我们过去的苦难历程。当然叔叔很识趣,每次都能用几百法郎挡住母亲喋喋不休的声音。

就这样,我们幸福的生活了两年。两年之后,叔叔突然病重住院了,开始的几天,母亲和父亲对叔叔进行了无微不至的护理,但是在得知叔叔把自己过世后的财产全都捐给了慈善事业时,就在也没露过面。叔叔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也只有我去照顾他,看着叔叔日渐憔悴的脸,我心如刀绞,“哦,这是带给我们全家幸福的叔叔!父亲的亲弟弟!我的亲叔叔呀!”

叔叔在弥留之际,拉住我的手说了他这一生的最后一番话:“我,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们的亲、亲情……竟然是这样的,……是靠金钱来……来维持,真正让我……感到痛苦的不是我的病,……而是……而是这人情淡薄的社会,……也许是……是我以前太坏了吧,所以……得到了报应……但是,还是谢谢你,我……我真正的亲人……”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十五):

“喂,克拉丽丝,你快看呀!”父亲喊着母亲的名字,急匆匆的从卖牡蛎那儿走了过来。

“又怎样了!?”母亲很不耐烦,显然她还在为父亲请女儿和女婿吃牡蛎生着闷气。

而父亲却完全没有理会母亲的情绪,一把抓住母亲的手,然后指向卖牡蛎的地方,“克拉丽丝,你看,那是不是于勒?

“于勒?”母亲惊讶的张大嘴,“是呀,于勒,我的亲弟弟呀!”

“喔,快让我瞧瞧。”母亲慌忙站起身,飞快的向前探出好几步,瞪大眼睛向那些吃牡蛎的优雅人们望去。

我也转头向那看去,一位男士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身穿一件黑色宽幅呢子衣裳,高高的个子,站在四周几位绅士旁却显得那么突出,宽阔的肩膀,穿双雪亮的全帮鞋子,他那细绸子衬衫领上打着一个极阔极时髦的黑蝴蝶结,与他那一身纯黑的衣服配合的十分得体。他那一头金丝的头发被阳光照着,如同戴着一顶银光闪闪的便帽一般。两撇小胡子修剪的崭齐,当露出阳光般的微笑时,便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而挽着他的胳膊的一位女士穿着蝴蝶一般漂亮的衣服,裙摆膨胀的很大,从底下露出那镶着花边的衬裙。围着花边的领口拖着一弯雪白粉嫩的胸膛,绢丝的围巾随便的挂在臂膀上,洒金的扇子用细细的天鹅绒带儿吊在手腕上,金光灿灿的鬓发,垂挂在颈梗上,跟耳朵上的庞大的金耳坠子一齐跳跃着。

“喔,上帝保佑!他真的是于勒,千真万确的是他!”母亲的声音因为激动和喜悦而明显的颤抖了。

“喔,善良的人呀!他真回来了,你看他是多么的有修养呀!”当母亲看到那位绅士优雅把外衣脱下来,披在了那位怕风的女士身上时发出了不仅仅仅是欣喜的声音。

之后注意到连他的裤料都是少见的咖啡色呢子,并镶着棋盘格子的纹路,至于他穿的背心,更是令母亲着迷,白水绸的料子,上面缀着一颗小小的粉红色蔷薇蕾。

“哦!上帝呀!”母亲开始喊了,“菲利普,这不是做梦吧,你,快,快,快掐我一下,嗯……快点!……”

当母亲疼的尖叫了一声之后,我们确信没有认错人。因为在所有惊讶的看向我们的人中,只有那位绅士带着惊喜和激动快步向我们走来……

就这样,我们拟订的上千种计划全都实现了。就连我那近30岁大姐也很快找到了一个品貌俱佳的女婿。姐姐们再也不用为几个铜子一米的衬裙花边跟小贩讨价还价了,而是享受了服装师们的上门服务。每一天我们都能举着高脚的水晶玻璃杯,在华丽而舒适的别墅里品位法兰西最纯正的陈酿葡萄酒,耳边伴奏的总是应对着两个女儿和两个女婿的父亲对叔叔的赞美声。

“喔,我真为有这样一个杰出的弟弟而感到骄傲!”

“他真是天底下最有良心,最善良的人那!”

“来,为你们拥有世界上最令人尊敬的叔叔干杯!”

而母亲更是殷勤,每一天都要亲自去叔叔的房间打扫。她总是说佣人们不可靠,万一顺手偷走叔叔房间里的值钱东西怎样办?所以,她每次打扫的甚是仔细,边打扫边给叔叔一遍又一遍的哭诉我们过去的苦难历程。当然叔叔很识趣,每次都能用几百法郎挡住母亲喋喋不休的声音。

就这样,我们幸福的生活了两年。两年之后,叔叔突然病重住院了,开始的几天,母亲和父亲对叔叔进行了无微不至的护理,但是在得知叔叔把自己过世后的财产全都捐给了慈善事业时,就在也没露过面。叔叔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也只有我去照顾他,看着叔叔日渐憔悴的脸,我心如刀绞,“哦,这是带给我们全家幸福的叔叔!父亲的亲弟弟!我的亲叔叔呀!”

叔叔在弥留之际,拉住我的手说了他这一生的最后一番话:“我,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们的亲、亲情……竟然是这样的,……是靠金钱来……来维持,真正让我……感到痛苦的不是我的病,……而是……而是这人情淡薄的社会,……也许是……是我以前太坏了吧,所以……得到了报应……但是,还是谢谢你,我……我真正的亲人……”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作文大全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