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山的那头儿是西藏

山的那头儿是西藏

chapter。1

王小波说过:一辈子很长,要跟一个搞笑的人在一起。

我想说的是:一辈子很短,要跟深爱的人旅行在一起。

人生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次奋不顾身毫无做作的感情,一次说走就走毫无准备的旅行。

[由Www.126gzw.Com整理]

生来邪行的我骨子里总有太多的不安分,总受不来朝九晚五、三点一线的定制模式,觉得缺乏挑战和过于惬意的生活其实是在虚度光阴。正如此,我才会堂而皇之的有那么多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才会有跋山涉水安逸后吹牛侃山的Senior,只可惜与期盼的那次奋不顾身失之交臂。是遗憾,也是磨练。

对于旅行而言,我记忆向来是模糊的。我没有足够精湛的装备记录下完美的瞬间,又觉得苍白的文字略显无力。去过哪些地方,看了哪些风景,遇到哪些人,印记脑海也频频回忆。在那么多深深浅浅的地名中,我最想回到的地方是西藏。可惜他在远方的暮色中沉没下去。而我年少式的堆砌和周折,拙劣的挽留那片圣域中的气息。她无疑是我脑海记忆的终结,那些完美占据了我大脑4/5的内存。于此篇西藏游记,是厌恶码字的我发自内心的挚爱,没有推脱,没有拒绝,没有心坎,有的只是对西藏纯真的完美。

妥协就像遗忘,渐行渐远难以分辨。低头继续走向迷离,忽然内心深处其实空无一物。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在佛光闪闪的雪域高原,在梵音绕绕的寺庙中间,在红黄僧袍喇嘛转动的指尖上,我坚信三步两步便是天堂。愿我此篇永远向阳,不诉悲伤!

前几日,看到几位朋友去西藏,外加在藏区工作的朋友时不时在朋友圈定位。憋在心里许久的文字如喷泉般涌出,第一次觉得码字并不那么无聊,也是第一次觉得肚子里有墨水、手里有把刷子的,也许是魔力,也许正是西南偏隅藏区本身的魔力。在这块号称世界最后一片净土的高原上,故事正在发生着!

毕业后选取了工作,躲在安逸的空气里,略显留意翼翼。总觉得在此刻,有多少人和我一样,拥有一颗想走遍世界的心,却在不足10平米的空间里,在不足1平米的椅子上看着书里九万五千公里的绚丽。明白自我别无选取,也只能活在以前旅行的记忆里,把零星的片段重新拼齐。或许走着走着,在一个际遇下,突然重新认识到自我。

蓝翔学长对我说,就算挖穿了地球,也挖不到他迷失的心。广场舞大妈曾对我说,如果跳的足够快,她的孤独就追不上她。拾荒大叔曾对我说,如果翻垃圾翻得足够仔细,便能找回丢失的自我。碰瓷的大爷曾对我说,只要演的够逼真,就能骗过匆匆流逝的时光。而远方一无所有,为何能给自我安慰。这就是她神秘的地方。

也许你没有去过西藏,也许你只是听过西藏。但我会让你身临其境,让你了解你可能不明白的真实的西藏!

Chapter。2

每一个喜欢在路上的人都是有故事的,我相信。

我曾途遇放下年薪百万却风餐露宿骑行318的梵高大叔,皮肤黝黑,目光有神。不好意思,出于礼貌我是避讳问保密的。

我也曾在西塘看到复旦大学医学院博士后选取自行开店的猫大叔,只可惜我没有机会去猫叔的店里一坐,至于赵小怀是否去过,在我离开后也就没有在细问了。

假如西藏是一种病,不去是治不好的。

缘于一位姑娘认识了西藏,缘于她爱上了西藏。于我而言,西藏是邪性的,也是灵性的。总觉得古老又神秘,令人着迷;有时想探个究竟却因自我才疏学浅玷污了神灵。于是就在迷迷糊糊的耳濡目染中倾听。把西藏的点滴沁入了心里。习惯性的开始说一些简单的藏语,学简单的藏族礼仪,看一些藏区的纪实影像,仿佛西藏的一切都曾关注,潜移默化却也成了自然。而后竟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以至于之后迷失了她。之后得知她过得好,也便不去打搅了。

前不久,新哥从广州飞至兰州,只可惜我提前一年离开,否则会尽地主之谊,呆了四年的兰州被我视为第二故乡,而西藏却与之并列。新哥从兰州入新疆,而后再次入藏,那些日子确实让我刚刚安静的心又躁动了起来。只可惜没有请假的理由,最主要的是没有离职的勇气。在收到新哥在西藏邮寄来的明信片、哈达之后,我的心又稍许平静了。多想迷路在西藏,多想藏在西藏。

如果真心喜欢西藏,你会明白N种进藏的方式,每种方式背后你都会收获不一样的奇迹!沿途风景迥异,你自我都会忍不住赞美你自我,频频出现双手捂住嘴呼喊不出的惊奇,还有你瞳孔放大充满惊悚的眼神!是的,你肯定会!

你选取骑行、徒步、火车、自驾游都是能够的,除了取决于你自我的喜好外,当然钱包也是相当重要的。与我而言,我都想着尝试一遍,却无奈囊中羞涩买不起足以穿越藏区的越野,亦无一款伴我入藏的骑行座驾。但从那些人身上,你会听到好多路上的故事。有惊险,有刺激,有欢乐,亦有艰辛。走过回头,你都不相信你居然是你!

川藏线,与你而言并不陌生,但说起茶马古道,你肯定会惊讶的说:居然是同一条线!没错,川藏线便是历史上的茶马古道,而此刻是川藏、川康和康藏的合称。曾被称为”生死之线”的景观大道,以其风景优美路途艰险著称,沿川藏公路进西藏,须翻高山、跨急流,路途艰辛且多危险,但一路景色壮丽,有雪山、原始森林、草原、冰川和若干大江大河(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等),这条线与318国道连接以后,也是骑行者最为投缘的极乐所在。

上次入藏,而我选取的是走青藏线,时间大概也记得不是很清晰了,大概是9月29日晚上和北牛开了个玩笑,他虽小我四岁,却是个懂得生活的孩子,虽不文艺但也是愤青一枚。谁知我话匣刚开,他似乎比我兴趣更大。当即定了第二天兰州去往拉萨的车票。走的着实仓促,实话是说走就走的旅行。以至于在之后出现了些许小麻烦。

此时的青藏线,安静,一路阳光更彻底一些,此刻入藏的人,很纯粹。行走在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青藏铁路上,听着火车里那首《坐上火车去拉萨》的配曲,放眼窗外,令人心仪。那莽莽逶迤的昆仑,浩瀚无边的可可西里,奔跑的藏羚羊。雪山、冰川、干枯的树木,似乎能听到窗外凛冽尖叫的寒风,会让你訇然震撼,心旌摇荡,有一种自然升腾而又超越自我的感受。

当火车翻越唐古拉山(垭口海拔5150米)和念青唐古拉山时,列车员会让你在火车上吸入准备好的氧气。其实我是没事的,并没有所谓的高反,也没有提前喝藏红花之类的。也许西藏真的眷顾我吧。

虽然是30个小时的火车,但我并未感觉到乏味,而是一路基本没有合眼,生怕错过了完美的风景。在下车的那一刻,我感觉到了我心跳的加速,如同我第一次见她一样。而我,又来到了她的家乡,这一次不一样,或许我是为了忘却不该忘却的记忆罢了。

下车,走出犹如迷宫的拉萨站,习惯性的给站标拍了张照片。湛蓝的天,清透的风,柔软的暖阳,氤氲的藏香,停留片刻便打车直奔仙足岛,住进了拉姆拉错的家庭客栈。喜欢院墙挂满经幡,还有刻着六字箴言的玛尼堆,喜欢在垭口撒下五色风马旗,嘴里喊着,呀嗖嗖嗖,也就是在那里,两天后我认识了新哥。

安顿好之后,天色已晚,先去客栈外面的饭馆吃顿饭。喝一壶沁人心脾的甜茶,吃一碗暖人心腑的藏面。记得周围坐着几位上了年纪的阿妈,虽然脸上挂满皱纹却依旧说说笑笑。临走前,靠近我的阿妈把未喝完的甜茶放到了我面前,微微一笑,我礼貌性的双手合一,身子稍微低下,说了声:扎西德勒!望着老阿妈远去的背影,我感受到了来自灵魂的震撼,是一种不言而喻的简单。

我感动了,不得不承认。即使应对无常的变幻,我们也要向阳盛放。夜深人静,我也总是喜欢一个人想一些事,消化生活的点点滴滴。愿善良的人,最终都会有所归依。

回客栈后,联系到了在拉萨工作的学长,由于第二天他们工作,也只好白天我们先自行转一转,晚上带我们出来享受下拉萨的夜晚。

此处插放一首仓央嘉措情歌是情不自禁。

谁说活佛就必须能放却凡尘,六世活佛仓央嘉措,就在玛吉阿米喜欢上一位藏家姑娘。对,佛爷动心了。

不明白是什么样的凡尘女子入了佛爷的心,扰了佛爷的慧根。但我相信,这姑娘必定是仙女,如白度母一般的女子。

时间流逝,已经没人记得起多少世活佛,只有一个名字印记在每个藏家人心里,对,他就是仓央嘉措。时隔多年,他们的感情故事还在,他们约会的地方还在。在拉萨,在八廓街,玛吉阿米,是你和恋人必定要来的地方。

我不是一个个性喜欢熬夜的人,但我每到一个地方都会体会那里的夜生活。是的,我相信,要真正了解一座城市,就要享受一次真正的夜生活。此刻,想起了在新华社西藏分社工作的白玛阿佳,活泼可爱、温顺善良的藏家姑娘,与她后话再续。

我觉得,如果到一个地方,最能代表繁华的是夜生活。

没来拉萨,你不会明白拉萨遍地是酒吧。夜晚如斯酒醉人,凡夫俗子善良心。

晚上吃完饭,白玛阿佳带我们去了酒吧。不得不说,拉萨的酒吧是别有风味的。

拉萨酒吧,台上是民谣歌手,摇滚伴着吉他,唱出了藏家人的豪爽。

嘘,运气好你都会碰到结伴而行来的喇嘛。

在你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可这正是藏传佛教的包容之处。

我总喜欢做一些别人看起来奇怪的事情,但是自我舒服了不就能够了吗?以前喜欢夏天晒太阳,所以皮肤一向黑黑的,他们说我傻,好像是吧。而这次来,没有准备雨伞、防晒服,也许是我已经黑的不能在黑了吧。许多东西都在变,都觉得正常。而在拉萨,你能够在大昭寺发呆,在梵音袅袅中忘却尘世的烦恼。

以前问过她:在藏区穿什么好看?

她回答我说:在西藏你穿什么都好看,你裹得越厚越有味道,越厚越有康巴汉子独特的情怀。之后你迷路了,我穿给谁看?

一个地方,去的人多了,就有些滥情了。假若能够做到不是为了出发而出发,仅仅是为了邂逅,邂逅某个地方的某处未知。那就圆满了。而从未被人遗忘的西藏却把这看似的真理拆穿。真理没错,错在了西藏的神秘,错在了内心止于躁动的奢望。

之后,我跟别人说,在布达拉宫门口,做一条狗都是幸福的!

Chapter。3

回到拉萨

回到了布达拉

回到拉萨

回到了布达拉宫

在雅鲁藏布江把我的心洗清

在雪山之颠把我的魂唤醒

爬过了唐古拉山遇见了雪莲花

牵着我的手儿我们回到了她的家

你根本不用担心太多的问题

她会教你如何找到你自我

——郑钧《回到拉萨》

之所以选取这首曲子作为此章节的开篇,缘于其独特的嗓音与西藏的纯天然结合在一齐。真的很有藏区的味道,《回到拉萨》和《去大理》是我比较喜欢的两首曲子了。

拉萨,藏语里的意思是神居住的地方。它是西藏自治区首府,海拔3700米,被称为”日光城”。他是藏族人心中的圣城,如今也成为四方游客的”圣城”。几年前说它是个城市还不太恰当,但此刻已经越来越接近我们所熟悉的大城市了,酒店、银行、商场、专卖店,繁华到无需思考那里是雪域高原的事实。包括整修一新的布达拉宫广场,仿若与我们脑海中的拉萨不能对号入座,无论如何,你站在了新时代的拉萨,去理解他吧。

在街头巷尾的茶馆里,在八廓街转经的人潮中,依然能够嗅到旧时的味道,你依然会爱上那里。布达拉宫广场前的双手合十,大昭寺前凝望信仰的力量,用指甲去触摸经筒的温暖,甜茶馆里聆听市井的声音,慵懒地卧于被阳光包围的躺椅之中,闲散地漫步于拉萨河边。

当然,你能做的还不止这些,色拉寺后山上俯瞰拉萨城会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视角,拉鲁湿地远眺布达拉宫更能让你体味她的伟岸,在宗角禄康公园和藏胞们一齐跳锅庄使你舞在布宫下,路边摊的酸奶和土豆条让你置身于3700米的”麦当劳”,八角街上给亲朋好友淘一些圣城的祝福回去吧。或者,你什么也不做,只是矗立在八廓街的转经道上,任凭朝圣者和游客与你擦肩而过,也便体会到了最真实的拉萨。

拉萨是一个神秘的存在,是”被渲染着还将被继续渲染,诠释过仍觉着未被诠释的地方”。不管是布达拉宫、大昭寺,还是八廓街、罗布林卡,总有那么一处,能直逼你内心深处,成为你心灵的归宿。

在拉萨,屹立在市区西北红山上被誉为”世界屋脊明珠”的布达拉宫不得不去,它是拉萨乃至青藏高原的标志,也是西藏以前的政权中心。那里当年是达赖佛爷和班禅大师的行宫,在藏族人眼里,这就好比紫禁城。有幸能进入布达拉宫内部的藏民,都将这作为一次生命的犒赏和恩赐。我曾亲眼所见,年事已高的阿妈围着布达拉步履蹒跚的走着,碰到一位活佛(藏民称之为仁波切),当佛爷给她摸顶时,她竟然失声痛哭。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曾有人问我为什么喜欢西藏,我说起初因为一个女人,而后为了信仰。他穷追不舍的问我什么是信仰,我说就如同藏传佛教里的释迦摩尼,宁可放下王子高贵的身份,为拯救众生在菩提树下顿悟。他继而问我信仰佛教吗,我回答是。你是党员吗,我点头。他居然炮轰我说是党员就要信奉无神论。我笑了笑,对于政治问题我们还是避而不谈的好。

我猜你肯定会说她是我女朋友,可我说不是你会信吗?

贵州妹子,只身一人进藏,那晚,我和她聊了许多。而她请我吃了一碗藏面。

有时候,我就在想:到底是布达拉宫石阶前的菩提树有情呢还是在菩提树下磕长头的人有情呢?

相信这是一个不好回答的问题,如果你简单,这又是一个极为容易回答的问题。

如果你累了,去拉萨吧!在那儿你会找到迷失的自我。

chapter。4

我想做个苦行憎,匍匐在朝圣的路上,来赎回我前世的罪孽与今世的懵懂。不向佛祖起誓,不忘活佛偈语,只能虔诚跪拜,不去触怒神灵。只求南迦巴瓦峰洁白的雪与纳木错清澈的水洗涤我今世的污浊。

正如多吉林活佛告诫扎西顿珠所说:”当你看到玛尼堆的石头像祥云一样飞起的时候,那埋藏已久的伏羲便会闪耀佛的金光。那席话让我明白了随风飘扬的经幡、玛尼堆下的誓言终究抵但是内心的虔诚。

我双手合一,慢慢放置胸口,在塔尔寺下,在转经筒边,甚至是每一处被人撕破的经幡旁边。我把自我当做虔诚的信徒,祈求活佛为我摸顶。哪怕是金黄色哈达的缠绕。我愿为自我诵经,百遍、千遍、哪怕万遍,只求来世让我得到些许清净。

我也喜欢上了青灯黄卷,只是我代发修行。不惧清规戒律,当为佛下之徒。内心虔诚,六根清净,与世无争。

来年六月,我将带着自我虔诚的信念前往神圣的布达拉宫朝拜,去多吉林寺还了今生的债。我将轻装上路,虔诚的信徒!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