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也谈我不是药神

就像灭霸成功之后所有人都唏嘘不已——因为这些跟以前的故事不一样,没有人真的求仁得仁,每个人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散场灯亮起之后我们不明白该哭还是该笑。

也谈我不是药神

我们认识世界仿佛是从主角的正义化开始的,主角都是好人,是正义的化身。于是,王子最后和公主在一齐;小鲤鱼和他的朋友们集齐了龙鳞;虹猫和蓝兔一齐守护了森林。

仿佛不管经历多少风雨波折,愿望终究会实现。

可惜,我们本能地屏蔽了诸多所谓的反面人物,白雪公主的后妈失败了,癞皮蛇被制伏,黑心虎死于虹猫剑下——他们仿佛想告诉我们“坏人”就务必会失败。

《变形金刚》里,毁灭女神逃走,来到地球。我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坏人为什么没有死?

之后我觉得好笑,为什么她务必要死呢?除去电影公司想要推出新一部电影的野心和欲望外,她也只是在实现自己的目的而已,似乎无可厚非。我们将主观立场代入进所谓的好人和坏人的评判标准中,就是想让坏人不见。

但是事实往往是:没有什么事情是非黑即白的,人物或者人,也一样。

当邪恶和正义要安排到每一个人物身上的时候,展现人性本身原罪和善良的并存,往往是让人物丰满最重要的因素。所以当我们站在绝对正义的角度去度量的时候,善恶的标准就显得模糊不清起来。

因此“坏人”所代表的,可能不仅仅仅仅是一个具化的“人”的形象而已,它代表着整个戏剧创作里面的“邪恶”。

我不是药神刷屏很久了。很多原因下,我没能去电影院看,但依旧忍受着枪版里的人影晃动,守在电脑前泪流满面。

人在感性过分的时候就容易语无伦次。我于是想写点东西,聊以自娱。

影片的前一半把所有的矛盾都展现了出来,剧情就被推动得颇有力量:程勇无法维持生计又不愿放弃心中的道义;老吕想要活下去,想要去亲眼望见孩子的成长.

而人自身的矛盾感,恰恰是他所处的社会的矛盾感。

无法解决的矛盾,就像不断膨胀的气球,在现实里一点一点接近人性的极限。

程勇要尽力地去救赎,即使那一份罪可能不属于他;老吕明白事情已入绝路,便一心就死。

最后,主角的罪行被减至最低,在出狱的时候望见了世界变得越来越好,连制作仿制药的印度公司都成为了合法生产公司。

仿佛膨胀的气球最后找到归宿,气球口的死结被解开,仿佛虚构式的理想主义又来了。但是这个“完美结局”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是有巨大的牺牲得来的。

击垮主角是那么的容易,有时甚至只需要一个下意识的动作或一个眼神。

在正义和邪恶本身无法真正好处上清晰地界定的时候,推翻邪恶,仿佛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

我们一味的在故事中追求正义必胜主角光环,怕是因为,在生活中,现实是残酷的,正义主角是脆弱的。

《我不是药神》比童话故事的可贵之处正是揭开了现实的伤疤,也正是因为它有更接近现实的“非虚构”原本。

而它只揭开了一点点,一点点而已。

真正正义战胜邪恶的道路,比绝大多数的虚构影片都更难,更艰险,更多牺牲。

就像灭霸成功之后所有人都唏嘘不已——因为这些跟以前的故事不一样,没有人真的求仁得仁,每个人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散场灯亮起之后我们不明白该哭还是该笑。

原先我们更多的时候,只是想在戏中寻求自己心中的理想世界。

但反过来看,破碎的生活本身就是故事。我们就是自己故事中的主角。

只是人生永久没有散场灯亮起的时刻,无论是求仁得仁后的欢笑还是错失成功的泪水,都被放映,荧幕无处不在,而观众,只有自己。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感悟人生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