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官场小小说之一:政绩

当一些地方忙着清欠、收拾烂摊子的时候,他们不但没有债务,而且以前的努力逐渐释放出效益,全镇的综合实力不断增强,老板们对公路交通的需求与日俱增。他觉得应该相机而动了,毫不犹豫地着手农村公路建设,轻轻松松地争取到一批项目。

河坝镇虽然山清水秀,但是个很穷的地方。

要致富,修公路,的确是当时许多地方脱贫致富的关键之举。可是在书记叶平看来,再正确的决策,也得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执行。县里面是制定了考核奖励办法,但不能为了所谓政绩和奖励就不管有没有实力一轰而上。

虽然他刚到河坝,但以他的经验,知道镇里面的干部并不一定都赞同他的想法,特别是分管公路建设的领导。果然,在开党委会讨论的时候,分管的领导就毫不客气地说:“你倒是干几年就进城去了,我们呢?一点成绩都没有,还是留在这个地方等退休。”

“那你说怎么办?”

“争取补助。”

“补助可以争取。可是每公里几万元修得起公路吗?”

“负债呀!”

“财政屁钱没有,发工资都困难,凭什么去负债!”

“我建议从这几个方面想办法:一是提留统筹税金。这方面叶书记是高手,我们都知道,大河镇年年得奖就是你的功劳。二是计生罚款。三是办农转非。”

大河镇与河坝镇相邻,叶平在大河镇任副镇长时,分管提留统筹和税金工作,所以他对这些资金来龙去脉非常清楚。“你说的前两项,无非就是收齐了说没收齐,搞截留嘛。”他说,“提留是村级的,从提留上想办法,不让村级正常运转,我们的工作还怎么搞?统筹也是一个钉子一个眼的,本来就不充足,拿去搞了公路,其他事业还搞不搞?而截留税金可是犯法的,我们不能搞。当然,你可以说叫拖欠,但你能拖欠多久?我们作为党的干部,拖欠国家的税收,这能说得过去吗?所以不能拖欠。即使没收齐,也要用统筹款补上,这是起码的规矩。计生工作必须严格,不能为了罚款就放松。再就是办农转非,每个人是可以落个千把块钱,但这么穷的地方,还有人愿意缴两千多块钱去办转非?”

“这你就不懂了,越穷的地方,思想观念越落后。就有那么一些有点钱但思想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的人愿意花钱去买这个非农业户口,说万一回到以前就有供应。”

“那能筹集到多少?”

“估计第一年可筹集到十万元。”

“所以,只要不违规违法,我看修一公里的钱都筹集不到。大家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有委员提出:“搞老板垫资。”

叶平说:“这个主意你就不要出了。真正有实力的老板才不傻,他会评估你的支付能力。你没有那个能力,他来垫资?除非他为了慈善,为了公益,否则,那不是自取灭亡吗?有些小老板也可能愿意来,但搞着搞着,他没钱了,你也没钱付他,这不是把他整垮了吗?搞发展,就是要培育越来越多的市场主体,这种搞垮市场主体的事我们不能干。我们更要警惕那些玩空手道的人,我们不修公路了,他们在这个事情上没有市场,但不等于他们在别的事情上不钻空子。我说的这一切都是我个人的分析和看法。大家如果还有什么意见,可以尽量提,但不能耍赖,只提意见,不提出切实可行的建议。”

大家默默。“那我们表决。”叶平说,“赞成不修公路的举手。”

大家都把手举了起来。“好,这事就这么定了,也不要再议论。”叶平接着说,“公路不修了,但以后要做的事多着呢,如果要有政绩,那就好好做事吧。”

叶平所说要做的事,就是在地处中丘的河坝镇,依靠与大河镇同在一条江上的优势,大搞退耕还林,引导农民搞林下经济,同时,因地制宜,大力建设优质农副产品基地,把大河镇作为自己的农副产品直供市场和供应城市的中转站。鼓励有条件的农民造船,政府补贴机器设备及安装费用。

河坝镇不搞公路建设后,叶平也不能像别人那样,在表彰会主席台上戴着红花,端着奖框摆pose,只能默默无闻地坐后面。但他心情淡然,觉得应该做的事还是做得不错,专心搞退耕还林和基地建设,把几座山都绿化了,生猪、水果、花生、水产、蚕桑、粮食、无公害蔬菜等基地都建了起来,水运也疏通了,自己很满意。

当一些地方忙着清欠、收拾烂摊子的时候,他们不但没有债务,而且以前的努力逐渐释放出效益,全镇的综合实力不断增强,老板们对公路交通的需求与日俱增。他觉得应该相机而动了,毫不犹豫地着手农村公路建设,轻轻松松地争取到一批项目。

得奖的不一定是政绩,只有做好老百姓所需的事,让他们满意,那才算政绩。这就是叶平的政绩观。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