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个被逐渐遗忘的节日

一个被逐渐遗忘的节日

簌簌的黄叶飘落,

秋风与落叶共鸣奏成一曲和谐的交响曲

一年一度的重阳节即将来临

印象中很少庆祝重阳节。

[由Www.126gzw.Com整理]

上一次庆祝就应是八九年前

或者还要早一点

在我初中的时候。

那时候学校老师会提醒:

重阳节是老人节哦,回家不要忘记祝福老人。

与你一齐……

▼▼▼

我家那边重阳节没有什么个性的习俗,

我唯一算是庆祝过重阳节

是为我姥爷

也但是是在重阳节时

对他说几句祝福加一句老人节快乐。

那时姥爷还在世。

那时候对他有点敬有点怕,

因为他能够一眼就让生气时训斥表姐的几个姨安静下来。

我大概要花上一生的时间,

才能理解他从儿女的一片天到成为儿女的负担时的心境。

从腰板挺直到蜷缩在一张床上;

从精神饱满四处奔走教学到连上个厕所都需要子女孙儿扶着才能去;

从一声呵斥就能让神气的舅舅闭嘴到对子女变得留意翼翼;

从做事麻利到半夜翻个身都需要人帮忙;

从强壮的身躯到瘦到皮包骨,

皮肤被自己的骨头咯破皮……

我理解不了,

也不敢想。

▼▼▼

《目送》中龙应台写: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但是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何止是父母,世间所有的相遇相处,都注定会是一场别离。

又怎样会不追。

▼▼▼

我望着姥爷渐去的身影,

越来越慌张,

等等我,请必须等等我。

我还没变好,你怎能变老。

但是无情莫但是时间

送葬那天,

一条乡间小路,

我站在这头,

姥爷在那头。

路很短,又短又窄的小土路。

那么近,又那么远。

近到几步就走到头,远到我永远追不上。

自你走后,

我看每一个佝偻的身影都似你,

见每一缕苍老白发都像你。

但是我却开始渐渐记不清你的脸。

我忘记了你的忌日,

忘记了你的屋子,

我情愿忘记一切。

世间再无重阳节,也再无你。

▼▼▼

我一向固执的以为,

这是一个专属于隔辈老人的节日。

父母不服老,

我们也不认为他们老。

在我的印象中,

他们一向都很强壮,

怎样会过老人节。

这种想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呢。

我也忘记了,

大概是哪次放假回家,

我突然发现,

一向高大的父亲怎样突然间好像比我也高不了多少了。

繁芜的岁月里,

没有什么能比陪他们一齐慢慢变老更幸福的了

这个重阳节,

让他们看到最好的你,

给他们送上最好的“礼”。

长辈们最让人挂念的无非就是身体健康了,

不能常伴左右

在这个温暖的重阳节,

别只在朋友圈尽孝了

多备上一些营养牛奶,

做他们秋冬时令里的健康卫士。

给他们暖暖心暖暖胃吧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造句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