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在一起

人在一起

今年春节,在有说有笑中,我问我爸妈,「如果有一天,我到泰国长居,你们能接受吗?」我妈笑着说,「你开玩笑的?」我说,「我认真的」。我妈突然严肃起来,「泰国那么落后!如果你是去美国,那还好得过去。去一个比中国还差得多的国家,有必要吗?泰国还那么乱……」我问,「你怎么知道泰国很乱?」她说,「电视上经常播,泰国天天政·变。这种国家,你要去那边生活干嘛?」

我爸也附和着,还说,「你走了之后,以后谁来看我们?」我说,可以把你们接去泰国啊。我妈不耐烦的说,「我们连去外省生活都受不了,去泰国?难道天天就待在家里不出去?」

我知道,已经没必要再说下去了。说再多也是多余。

[由Www.126gzw.Com整理]

我的父母都是半文盲,但我不怪他们,因为这不是他们的错,而是毛时代遗留下来的问题。那是一个知识越多越反动的时代,绝大多数人,都没能读上几年书,我的父母也如此。他们所认知的世界,只能是来源于经验或官方媒体的灌输。

在我妈眼里,泰国很差劲,去泰国长居是对自己生活水平的降级。但在我眼里,泰国却是一个比中国更适合生活的地方。

去年泰国大爆炸时,我写了一篇文章,讲了为什么中国人对泰国充满偏见,刷爆了很多泰国华人的朋友圈。他们认为,我写出了他们的心声。还有人留言表示感激,因为他们的父母,对泰国,也是那种刻板的印象。

说来惭愧,就是我,一开始对泰国,也没什么好感。好在我太太多年来一直在泰国教书,她的泰语说得跟当地人差不多,英语也相当好,能看到更多客观的信息。作为中国人而非泰国人,她才得以以旁观者的视角,观察着泰国这个国家。因为她,我才知道,泰国其实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在朱拉隆功大学,这是泰国最古老也最有威望的大学,我看到一帮学生下课后,在已故国王的雕塑前双手合十表达敬意时,我有点吃惊。因为这一幕,在中国大学我从不曾见过。我还注意到,他们居然还专门脱了鞋。我问我太太,在泰国这一幕很常见吗?她说,是啊,很经常。

我陷入了沉思。

在这里,我又要讲点历史了。

三国时,曹操曾被赐「剑屦上殿」,也就是说,曹操上朝时可以佩剑穿鞋。你或许会觉得,这算什么?但在古代中国,上朝是必须脱鞋的。所以,剑屦上殿是天大的特权。可祭祀时,曹操还是得脱鞋。为什么?因为你只被允许上朝脱鞋,祭祀,你就没有这个特权了。不脱鞋,就坏了规矩,也证明你根本就没有诚心。于是每次祭祀,即便是猛人曹操,依然得跟其他人一样,脱鞋下跪。

朱拉隆功大学的这些学生,下课后专门过来,还脱鞋,显然是很虔诚的人。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唯一的解释,就是信仰。

在泰国,你可以感受到,人与人之间,充满善意和慈悲。绝大多数的人,都很善良,很善良,即便是常年跟中国人打交道,被中国人教会了很多歪门邪道小聪明的泰国人,相比中国人,还是单纯得多。

有一天晚上,我饿了,去买点小吃。因为不懂泰语,只能用英语交流,fifty和fifteen发音差不多。小贩说fifteen,我听成fifty。于是我给了他五十泰铢,说好便宜啊,就走了。他愣了一会后,追上来,说我给错钱了,是十五泰铢而已。这次,轮到我愣了。

我没有出生在一个好家庭,我的父母,不仅不开明,还相当没有文化,但投胎这种事,又不是我能选择的。他们养大了我,我很感激。但我们之间,其实没有太多共同的语言。在很长的时间里,我都找不到共同价值观的人。直到遇到我的太太。我惊讶的发现,在绝大多数问题上,我们的看法完全一致,即便是最能引发中国人互殴的中医问题。

多年前,在我刚毕业时,我曾问我爸妈,如果将来,我结婚却不生孩子,你们能接受吗?我爸妈的回答几乎同步,「不行,这个问题没得谈。你不用想了。」

春节前几天,我看到一个视频,一个男子问他父母,如果将来他不结婚不要孩子,可以吗?他的父母回答,当然可以啊,人生多大点事,不过都是过眼云烟,只要你觉得幸福快乐就行了。看完视频,我哭了,如果我的父母也能这么开明,那就好了。可惜,这一切,只能活在我的梦里。(关注公众号:瓶中喵;微信号:pzmiao;在这里,读懂中国,读懂世界!)

对了,我太太开了一家微店,专门代购泰国乳胶枕头。之前她也做过代购,但因为我怕她工作太忙,就让她暂停一段时间。2016年开始,她的课少了。又有时间做代购了。拉到文末,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我太太的微店。以后需要泰国乳胶枕头,可以找她哦(找我也行)。国内任何地方都包邮。在她那里拿泰国乳胶枕的,目前还没有一个说不好。总而言之,一经售出,负责到底。谢谢关照。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好词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