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童话

童话

“童话,你看,你今生来到人世间的目的是为了完成你艺术上的心愿,为这个心愿你以经轮回几世了。。。。。。今生你希望能找一个搞艺术工作的。”尚煜最近总是喜欢做些奇怪的测试。

“怪不得我怎么这么有天赋呢!”童话停止临摹王羲之的《兰亭序》,“哥哥,看来我下辈子还非转世不可了,哎。”

“希望来世不要再遇到你,你很麻烦也,知不知道。”

[由Www.126gzw.Com整理]

童话朝尚煜挤了挤眼睛,继续临摹,尚煜继续做自己的测试。

童话和尚煜住在这条巷子一侧的大院里,尚煜妈妈把二楼西侧最明亮的一间布置成画室,童话在这里花掉很多时间。十岁那年,美院的老师看到童话画过一只苹果和热水壶后说,很多年没有看到这么有天赋的孩子了,有兴趣的话,暑假来找我。十岁的童话只是一个孩子,她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别人,也没有去找老师。十二岁,童话上初中了,戴着厚厚眼镜的老老师说:“童话,谁叫童话,你最高分,以后你就是美术科代表。”十二岁的童话也只是一个孩子。十五岁,童话突然决定不参加中考,她要求换了所学校,重读一年,她说她要学画画,父母虽然很生气,却没有过于的阻挠。那时,是多么幸福的时光,五六个学生和一个老师,呵,年青的老师真和谒!记得尚煜是最后一个到画室来的。

童话总觉得自己是一个运气特别背的人,事总是容易与愿违,阴差阳错,童话终于是没有走上通向艺术殿堂的路,到是尚煜美院毕业后到了报社做美编。童话总是拿着报纸小声有呵斥“没气质,伪艺术。”尚煜扯过报纸就拍在童话的头上,只不过那轻得,怕是灰尘都不会掉。

童话直到10点才从二楼的画室出来,打开电视看完二集韩剧已是十二点过了,他们说裴勇俊是师奶杀手,童话也喜欢裴勇俊。洗完脸,哇,眼睛哭肿得好大,幸好明天星期六。睡不着啊,老是想着今天晚上的剧情,意犹未尽!又想起下午尚煜做的测试,也许真的是为了却前世一个梦,爸爸、妈妈都不懂美术啊,以前怕是想也没有想起过,可是我在这方面真的蛮有天赋的呀。想着,睡着。

“童话,春潭又有瀑布了,叫尚煜看瀑布去。”住在东厢的陶爷爷是一个孤苦的老人,他一辈子没有结过婚没有孩子。

“啊,陶爷爷,又有瀑布了啊,那我去叫煜哥哥。”

“煜哥哥,我们去春潭!”尚煜从睡梦中醒过来,揉揉惺松的眼睛,“拜托,去春潭做什么?看桃花还是桃子啊?”

“哎呀,起来啦,看瀑布了,煜哥哥”尚煜揉揉眼睛无奈的看着童话,对于童话招牌式的“煜哥哥”他从来都是无法恼怒,无法拒绝的。尚煜还约上了同学秦臻和肖露露,因为这样的天气和这样的外出童话总是愿意热闹一点的。春潭没有什么名气,只有在春水涨起来时河水下流,几十米的瀑布也小有气势。还小一些的时候,尚煜喜欢在夏天和同学到春潭洗澡,他们曾洗衣服的大婶不注意迅速的脱得一丝不挂跳进水里,等到上岸时发现找不到裤衩,于是背着洗衣的大婶,双手遮着屁股在岸上跑来跑去的找自己的裤衩,尚煜本来是不会游泳的,十五岁那年掉进了深水处,扑腾了半天,居然没有人救他,直到要奄奄一息了,同伙们才意识到这不是他的恶作剧。就这么一淹,尚煜竟发现自己会游泳了。秦臻和肖露露是当年同童话一起在画室学画的同伙,到如今除了童话其它三个都背着画板,这样的场面让童话有些遗憾,毕竟当年老师说“童话,你最有天赋,你要加油哦!”不过这一天还是让童话的心情如同沐浴春风,浅浅的沙滩上好多人,有的穿着校服,他们统一是骑自行车来的,他们向店里的老板租了船和竹伐。

“哥哥,我们也玩竹伐吧!”

“你又不会游泳,多危险。”尚煜向征似的拒绝,他的拒绝似乎从来没有起到过作用。

瀑布落下溅起水花,风轻轻一吹,很远很远都是潮湿的水雾。童话把伐划到了很安静的地方,越来越得心应心,一直朝前划,经过一片白杨树,秦臻说好挺拔的树啊。白杨树在童话的城市是不多见的,她附和,是啊,好挺拔,显得十分的牵强。肖露露一直很专心的画着,偶尔抬头看一下尚煜,她似乎每次看尚煜的时候尚煜都正看着童话,肖露露继续专心的画。

从春潭回来,天色已是很昏暗,陶爷爷座在巷道口和隔壁院的刘大爷正在乱侃,他看到童话和尚煜回来就笑得合不扰嘴,露出二颗镶银的牙,他问童话开不开心,问尚煜有没有欺负童话。尚煜带着几份无奈的回答:“陶爷爷,我哪里敢欺负她?”

“妈,今天什么日子啊,又煲汤啊,吃这么好做什么?”尚煜妈妈煲了全家都爱吃的莲藕猪蹄汤。

“能有什么日子,最近就是心情好呗,我们这里政府规划了,要拆了,又要补房子又要补钱的,我说你也不小了,是不是该找个姑娘结婚了?”

“妈——”尚煜有些不耐烦。

“皇尚不急太监急!你再不找,那我可帮你张罗了。”

“妈,你烦不烦啦,我的事我自己知道。”

“你知道,从小就绕着童话跑,我看你这辈子是完了,要不要我去帮你向童话妈妈提亲啊?”

“妈,说什么啦。”

“还害羞,妈可给你说啊,该出手时就要出手。”

童话一家和尚煜一家一直交好,尚煜妈妈是看着童话长大的,她觉得童话到也是一个不错且省事的选择。

连续三天都看到那个长得不高的男人出现在南边王婶婶的家里,童话问妈妈秀姐“妈,王婶婶家的那个男人是谁啊,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怎么没有见过,你五岁之前一直和他玩呢,你看你这记性,让什么给吃了?当时王婶婶家孩子多,负担重就把他给抱出去了,长大了他竟找回来了,现在好像叫什么何为恒,哎呀,姓都改了。”

“五岁前的事我怎么记得,妈,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啊,真是万恶的旧社会!”童话始终觉得这样的事有些不可思议,怪不得那个何炜恒怎么眼里总有种看起来不够开心的东西。

又是一个星期一,8:58童话很准时的到公司,她不迟到也不习惯早到,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星期一,又要到对方单位催款,这绝对是童话最不擅长,最不喜欢做的事情之一。

“先生您好,我是***公司的,请问关于***那笔款,我们可以谈谈吗?”哎呀,这样说肯定不行啦。

“唉,老师,你今天必须把***那个钱付了哈。”

。。。。。。

在车上童话想了很多种催款的说法。

电梯在十八楼打开,怎么搞的,这该死的公司怎么有工程完工后3个月付款的不成文的规定,真是太讨厌了,非要逼我来要债。

“你好,何经理,是吧?”当对面的男子抬头时,童话惊讶得快昏倒“怎么是你啊,呵,是你就好了。”

“怎么了?童话。”童话的突然出现没有让何炜恒有一点惊奇,他的嗓音很低,也略带沙哑。

“你知道我叫童话啊?”何炜恒的平静让童话放松了很多,微微的竟有一点愉悦。

“知道,20年前就知道。”

“你记忆力真好,我都记不得你了也!”

童话不仅要回了所有的欠款还骗了一顿饭吃,这一天真是功得无量。

“小姐,买把花吧,香得很。”卖花的大姐努力的吆喝着。天色很暗,起风了,雨即将到来,美丽的小姐问了一下价,看得出丝毫没有想要买的意思。何炜恒买了二把栀子花,漫不经心的往南京路走,他住在南京路上一所小小的公寓里,自从养父去世后正遇到重庆分公司成立,他几乎没有犹豫就到了重庆,看惯了洛阳的牡丹,突然很怀念少年时栀子花的味道。童话,那个扯羊角辫哭着不准将他带走的小女孩如今已长大,是啊,长大了,长大了何炜恒还记得当年她撕声力竭的哭声,可是长大了她自己却忘记了。

“哥哥,你做什么呢?”童话下了班直奔尚煜的画室。

尚煜正在给手机下彩铃,上次订的那首光良的《童话》过期了,你说这《童话》出来都好多年了,怎么还要2块钱一首。

“哥哥,这是什么啊?”尚煜这幅叫《暮》的作品还在画架上,画板与画架之间正好卡着一个棉花糖。

“棉花糖啊,不认识啊,你小时候天天追着我要吃棉花糖的。”现在的棉花糖可真漂亮,彩色的,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味道,黄色的,香橙味,童话最喜欢的味道。这一年伊犁的小学生糕火了,磁器口的纹纹糖也火了,浓浓地怀念的味道。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美文欣赏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