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风雪夜雨

就这样走阿走阿,年年四季,四季年年,她乐此不疲的游走,可她从不停留。世间万物,美景仙境,没有一样留得住她的心。直到有一天她再也走不动。枕着胳膊躺在树下,她在等,等她生命的完结,亦或许等一场涅槃。

风雪夜雨

文墨青

晨起的薄雾凝结于嫩绿的芽叶上,阳光照进水滴的圆形结界中,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彩虹。她拈着彩虹的一端,在手腕上轻绕,彩虹便成了她的丝带,配着她红色的长裙,宛若缀于裙上的波纹。

她走在远方渐渐显现的朝阳里,两旁低垂的绿柳像是为她拉起的帷幔,风吹起她长长的头发,发梢微动,是太阳的味道。

她从来不向人说起她出生的地方,她像是突然出现,又仿佛一向存在。她可能是他们口中的神仙,那么多年,还是初见的模样。

她笑起来眼睛弯弯,似乎什么不开心都能被这笑容驱除。她是爱笑的人,她说这世间没几件事让她放在心上,反正她仿佛是这么相信的。

风雪夜雨,海覆山移,一路而上。她去过杳无人烟的山林,与鸟兽为伴,以树冠为家。她见过最美的色彩,是树影婆娑的斑驳。她去过绝世出尘的秘谷,皑皑白雪之中是她独行的一抹红。晶莹剔透的冰晶随风散去,只留下满眼的微光。

她也曾远远望着那炊烟袅袅的人家出神,看着路边孩童嬉戏,嘴角上扬。她就应是想念了,却没人明白她想了哪里,念了谁。

就这样走阿走阿,年年四季,四季年年,她乐此不疲的游走,可她从不停留。世间万物,美景仙境,没有一样留得住她的心。直到有一天她再也走不动。枕着胳膊躺在树下,她在等,等她生命的完结,亦或许等一场涅槃。

此时此刻,她依旧没说她来自哪里,也没有说她到底要去哪里。

她只是讲着这一路上的故事,讲她被小虫子咬了手,讲她追着兔子迷了路,讲山上的庙并没有老和尚,讲鱼都不爱和她玩。讲到最后她说她就应有名字,她眯着眼低声呢喃,回雪。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美文欣赏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