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回家的触动

回家的触动

家,是温暖的,但有些时候,有个别原生家庭,家,却让孩子有了一点点痛感,愿这个故事,能带来一点触动,一点思考。

——题记

只余半个钟的车程就到家了,小小的心越发沉重。她已有二年未曾回家,不是没空,而是害怕回家,不想回家。

[由Www.126gzw.Com整理]

小小的父亲还差一年就可退休,而母亲,在生小小那一年就因违反计划生育被开除公职,一直在家操持家务。小小有一个哥哥,在当地开了一家超市,收入不错,也已结婚,并生了一个儿子。

小小自懂事起,就感觉自己是家里多余的人,是不该来到世上的累赘。她其实是父母一次亲热之后的意外,只因母亲没有及时发现,后来又害怕人流,所以,母亲逃到一个偏僻的县城生下她,而最终就像纸包不住火,母亲终因多生了她而被开除公职,父亲也被处理,当然,家里还缴交了一笔不小的罚金。她的出现,令家庭原来蔚蓝的上空蒙上一层灰暗。偏偏,她的相貌没有继承父母的优点,而是集合父母的缺点,以一个“丑女孩”的样子面世,这让她更不讨好。从小,她就知道自己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她总是低着头,总是战战兢兢,虽是小妹,但一切让着哥哥,几乎不敢犯错,不曾犯错。父母倒也不常打骂她,但她总有一种感觉:冷。她不大说话,父母也不怎么跟她说话。她数着日子,一天天长大,终于读完了高中,成绩一般的她向父母提出:不考大学,想外出打工。父母想也没想就答应她,原本父母就有重男轻女的观念,认为女儿就像泼出的水,终究不是自家的,培养不培养无关紧要,更何况小小的出生让家里遭受了损失,又长得很不讨喜,所以,尽早外出自立更好。而小小,也想尽快独立,离开冷漠的家。

因为文化不高,长相不好,小小一直未能找到如意的工作,最后到远离家庭五百多公里的一家工厂打工,工作辛苦,收入不高。但菲薄的收入足以让生活俭朴的小小支付日常费用,并小有节余。每年春节,小小都会回家,用日常节省的钱给父母买点礼品。但每一次回家,小小的心都会痛一次,都会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父母的冷淡和他们对哥哥一家的关心和亲热就像一把无形的刀,划向小小脆弱的心。她从父母眼里读到了“嫌弃”两字,尤其是年龄暂长,婚姻问题没有着落,父母的语言更没有温度,更为刻薄。近几年,小小开始找借口,回避春节回家,但父母对她没有回家好像也有意见。小小去年未回,今年临近春节,母亲就打了个电话,硬邦邦甩下一句话:今年还不想回家呀?

小小回来了,但车越接近家门口,小小的心越沉重。直到车停住,小小才最后一个跨出车门。她拉着行李箱,慢吞吞走在回家的路上。已经是大年三十的下午,路上不怎么有人,小小忽然好享受这样一种宁静,她干脆在一颗大树下坐下,默默闭上眼睛。她多么渴望回到家里还能这般安静,她害怕面对父母对哥哥一家的嘘寒问暖,害怕母亲对自己的冷言冷语,害怕看到父亲眼光里的冷漠,害怕自己像局外人般傻傻地看着他们兴高采烈过年。

不知过了多久,小小听到父亲低沉的声音:“在这里傻坐干嘛?我还以为出事呢!”,她扬起头,看到父亲那张冷峻的脸,但眼光,似乎不怎么冷了,尤其是他伸手拉过他行李箱的时候。小小哭了,泪水冲出眼眶,随着脸颊直往下流。

人心终有柔软处。冷,是一种暴力。不管何种原因,岁月终该有柔软的时候。

小小扬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也许,春天已经来临。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好词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