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记得我的人

最记得我的人

我的爷爷是在我幼年时照顾我最多的人,没有之一。要说对我的幼年谁记得最多,我都甚至不敢说就是我自己,因为我知道常常有很多的事我还要因好奇而反过来去询问我爷爷。有一次我爷爷考我:“你还记不记得我打过你总共有多少次?”我摆着头回答讲:“我就记得一次,在宴席上不小心打翻了一扎啤酒。我想,我就被恁噶打过这一次吧?”结果爷爷一板一眼地对我说:“我总共打过你有三次,一次是打翻一扎啤酒,一次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我就嚷嚷道:“哎呀,难道打我这种事情就这么值得恁噶自豪么?”爷爷顿时就不做声了。但是我其实是知道,爷爷是所有照顾我的人里面,打过我最最少的人。他自豪的不是打过我三次,而是除了那三次就再没有打过我。

我爷爷喜欢把回忆我的事当做一种生动的兴致。他有一句特别喜欢用的句型:“你还记不记得······”。去年有一次我在远房亲戚那里吃饭,有一席人是我很小的时候在一起玩耍过的几个小伙子(那时还是小孩子)。我爷爷一看见他们,兴冲冲地就把我拎到他们那里,说:“看看!你们还记不记得?当年你们都一起玩儿过的!”结果呢,他们不记得了我,我也不记得了他们,最后我还得灰溜溜地把自己送走。

我的爸妈有和我爷爷一样的地方,就是他们所知道的我的事情,我也常常不知道;而和我爷爷不同的是,我自己记得的事情,我爸妈一般也记得,但是他们从来都没能当多大回数。我的爸妈从来少有回忆过去我的事的兴趣。曾经有一阵子我特别较真一件事,就是我小时候吃饭是不是给妈妈嚼好了喂给我。对这个问题,那时的我总是强烈想要将其肃清。可是呢?我的妈妈总是告诉我说:“是的!当然是!你那时候就得靠我这么喂你!不吃你就饿死!”可是我对这么决断的回答却满心不甘,于是我就问别人,问爸爸,问爷爷奶奶,问他们我小时候是“食母牙秽”么?结果他们都告诉我说:“是呀是呀,不然你自己怎么吃得好呢?”直到有一次,我看到一个母亲给她的婴孩喂羹。她把嘴唇紧紧地靠近勺子,匀匀地吹冷,然后把羹喂进孩子嘴里。我从那种动作里深切感觉到一种妈妈的心情。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纠结过妈妈是不是用嘴嚼好了食物然后喂给我。

[由Www.126gzw.Com整理]

还有的时候,甚至我全然不再熟悉的人,竟然都知道我不知道的事。有时候我碰见某个远房亲戚,譬如有次我碰见我大伯,他第一眼就说:“哎呀!你都长这么高了!原来可是个小不点啊!那时候,才这么一点儿!”说着他用两手置出一个婴儿的大小。后来我爸爸告诉我,我刚出生不久,大伯就经常来看我。说到这里,我就又想到了我的妈妈。这两年她一直在北京照顾我阿姨的新生儿。那孩子原来都站不起来,现在都能追着人快步走了。我妈妈总没事用手机给他拍照片,拍视频,回来还给我看。我想,等那个小弟弟长大了,他或许也不会知道自己小时是怎么学会了走路,而只得问照看过他的我的妈妈,才会知道。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短篇散文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