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行走在覆水年华

二十岁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还是喜欢斜跨着我的背包,一个人穿过大大小小的人群,穿过陌生而又熟悉的过往,没有停留,没有张望,唯有永不止息的行走。这种感觉,像极了浪迹天涯的荒芜,我渴望的年少时光。我知道,每个人都有飞翔的权利,都有一片天空幻化美丽,哪怕流花千转,也终有一片会落地,扎根生成心疼的思念。而我,兜转之的二十年光阴,选择在皖北平原落定,一望无际的青色,频繁出没的烟尘,都不是我的旧日风景,所以这是一段新的行程,不会再出现从前的人和事,只留自己,上演独角戏。

日本晚樱,很小的一片林子,在图书馆侧面的小径边排开,我还没有见过它们开花的样子,想象中该是怎样的绚丽和妩媚,在纷繁的季节于珍珠湖畔绽放别样的烟霞。那时的夕阳、长椅、人影,都该是最美好的交集吧校园里纯美的童话,终究会在一些无尘无埃的心里演绎,只要你我都还相信、都还念着那份执着。浅浅的枯草,在三月的春风中,有了微微的新芽,安逸地在某个一隅独享自己的静谧,仿若再有风有浪的日子也只是身外过客。我望着它们微笑——不笑春风不笑雨,只笑独白太美却始终一人留恋。

阳光有点刺眼,背过身去,耳边却传来断断续续的长笛声,听不出是什么曲子,但很悦耳,在这样的时刻响起,如同一杯午后咖啡,带来点点暖意。路人,驻足、回望,也许是在好奇吹笛者是何人吧。不过,这让我想起了武侠剧里神秘莫测的高手,用一柄箫或一支笛便能杀人于无形抑或救人于水火,侠之大者,从来都是淡然不羁。而我的笛,自五年前荒废以后,便一直安静地躺在书柜里,再不沾染。这是一份遗憾,但也是铭记回忆最好的方式。人生如果没有什么憾事,也会是另一种残缺,这我知道,所以现在才会两手空空,奔忙于匆匆如尘的世界。

操场上打球的男生,似乎永远不觉得疲倦,无论白天黑夜都会是成群跳跃的身影,只是再也没有会围观、会红着脸为他们送水的女生,那样的场景,在十六岁朝气如阳的岁月里被瞬间定格,至今已远去了好几年。也许我们都不愿承认那渐行渐远并已渐渐老去的青春,毕竟,那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残忍到让太多人束手无策、不能自已,而这些却是最真实的现在,无法忽视。微风吹动衣摆,掩去张扬的痕迹,带不走的还是从前的青葱记忆

涉水江湖,覆手天下。也许是从小说书里看到的两个词吧,不记得了。这几天都很喜欢,喜欢这种倾尽红颜、翻掌为雨的感觉。我的江湖、我的天下,又何须他人操控?只是,人在江湖也会身不由己。每个人都有一部传说,英雄的故事也会上演,但那,只会是少数人的舞台,大多数者都只是跑堂地笑过、哭过,之后没了踪影。人生如戏,大概也只是一个轮回的花开花落吧。

晴朗的时光,追风筝的孩子,一路跌跌撞撞的梦想,我希望能忘了是哪年秋风厌倦漂泊,不想再流浪。因为所有风景都不会为彼此停留,所有路途都要我们去走,所有泪水只有自己才能擦干,所有悔恨只有过了今天才不会重来。

我所能想到的二十岁的结局便是如此。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