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夏日的疼痛

救护车的尖叫声,仿佛开一道裂口,在闷热的空气中显得尤为刺耳,由近到远,很快消失在远处。只有太阳的威力依旧不减,这个晌午的骚动,很快归于平息。该延续的延续,该进行的进行。

台风即将来临,天气异常闷热,动一下就汗如雨下。

夏季的太阳起得特早,才六点多一点,就热辣辣地挂在天空。李奶奶起得更早,一大早就来到地头,给那两架丝瓜浇水。

不知为何,李奶奶一夜没睡好,心里老是掂记地里这两架丝瓜。自从几年前老伴走后,李奶奶就一个人住在这寂静的老宅中。唯一的儿子在不远的工厂打工,在小镇上买了房,结了婚,生了子,因房子不大,李奶奶一直坚持一个人住。她热爱种地,种了一辈子,现在年纪大了,种不了太多,家前屋后已常常感到力不从心,但门前这一圈地,她一直不肯放弃。

李奶奶自己种,自己收,自得其乐。小孙子每次放假过来,特别喜爱这片田地,里面有看不完的稀奇,找不过完的各种昆虫,今年放假来过一次,尤其喜爱丝瓜架上开着的几朵小黄花,要摘了带走。李奶奶对他说,等结出丝瓜,我给你送过去。小孙子这才依依不舍离开。

李奶奶家住在一座山下的小村,远远地可以看见四周一座座大山,围在周围,像一面墙挡着。阳光像炉膛一样,她瘦小的身材完全地淹没在两架丝瓜叶下。她佝偻着腰,拎着陈旧的布袋。她仔细观看着其中一条青绿色的丝瓜。这是刚结出不久的丝瓜,很长,又不算太粗,甚至有点圆润,挂在碧绿的叶子下,青翠欲滴,像极了一幅工笔画。李奶奶每天一早就给它喷水,并用阔大的叶子来遮挡阳光,就怕太阳太辣晒蔫了。

就像画家对自己的作品满意了才收手,今天,李奶奶她终于把丝瓜摘了下来,然后用布仔细裹了放进布袋里,回家拿了拐杖就朝镇上走去。

镇子离村里有十来里路,李奶奶什么也没想,就上了路。她要把这条新鲜的带着露水的丝瓜,给镇上的儿子送去。没有知道李奶奶是怎么想的,现在正是丝瓜上市的旺季,到处都是,她心里却老是想着儿子和孙子脸上的笑容。年轻时,家里穷,没吃的,只要有一点好的,都给孩子留着,到现在也没改。老了,用着孩子们的钱,她只有一个念头,让他们能吃到自己新手种的,最新鲜的。

因为天热,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和车辆不停按铃和喇叭,提醒这个瘦小的柱着拐杖的老人靠边走。李奶奶也自觉,走在马路的最边上。天实在是太热了,地面升腾着热浪,车辆过处,扬起一阵又一阵的灰尘,把李奶奶的身影一次次湮没在尘土里,清晰了模糊,模糊了又清晰。

李奶奶的身影在川流不息的小道上显得特别扎眼。瘦小的身材,佝偻的腰,木质的拐杖在路面不断发出一击一击的声响。因为让人让车,那拐杖一会急促,一会舒缓。最引路人目光的是她身上背着的那长长的丝瓜,因为高过肩头,青青的,绿油油,引来一片又一片好奇的目光,不知这样酷热的天气,这个老到走路都困难的老人,到底要去向哪里,又发生着怎么的故事。

李奶奶不理会路人的目光,坚定的柱着拐杖朝小镇走去。身上那灰褐色的短衫,已被汗水浸透了,头发也完全粘在了头皮上。

“滴滴滴”,一辆小车忽然在李奶奶面前停了下来:“大妈,看你背上这丝瓜特好看,很是诱惑人,你卖吧?”。李奶奶扬扬头:“不卖,不卖,我这是给我家孙子送过去呢!”

“你儿子家住哪里?天太热,我带你一程吧”。

“不用,不用,他家就住前面那个小区,不耽误你们上班,谢谢你。”李奶奶擦了一把汗,继续柱着拐杖向前走。

不远处是一座立交桥,下面不少人在散步和锻炼,看到一个老太背着一条丝瓜走来,大家便走过去对李奶奶说:“老太,老远就看见你背着个丝瓜,是去菜场卖吗?”李奶奶停下脚步,用拐杖头指指远方说:“不是卖的,给我儿子和孙子送去”。

“这么大热的天,就送个丝瓜?万一热病了,看病的钱不知要买多少的丝瓜呢”。有人劝李奶奶道。

“没事,我们农村人,习惯了,我身体好着呢”。

“看你这丝瓜倒是不错,小区菜场多着呢,有必要为送一条丝瓜来吗?”

李奶奶憨憨地笑着:“你们城里的都是打农药的,我这是纯土地里长出来的,比你们菜场里的,好吃多着呢”。

“你儿子知道你来吗?”

“不知道”。

“不如你卖给我们吧,省得我们去菜场,也省得你再跑路,大热天的”。好心人劝李奶奶:“我们给价格高点”。

李奶奶认真看着那人,说:“不行,不行,我孙子早就看上这丝瓜,连花我都没舍得摘掉,好不容易结出这么好的丝瓜,我要留着给他们尝尝”。

走一段,就有人问李奶奶,要买她的丝瓜,李奶奶不知人们为何对她这条丝瓜如此感兴趣,问得她嫌烦,就不言语,只摇摇头,又用拐杖指指。

进入小区的时候,李奶奶已走了一个小时,身上衣服已贴在背上,透出了嶙峋的肩胛。那笔直的丝瓜仿佛因汗水更加的青翠了。

“这个老太真是哦,这么热的天,还往这跑,上次摔得浑身青瘀”。

“据说她儿子挺孝顺的,叫她不要送,她偏不听,到底人老了,像小孩一样”。

李奶奶听到,装着没听到。城里人都是过的快活日子,哪里知道农村人的甘苦呀。儿子打工,买房贷款,孩子上学,哪里不要省啊。再说,家里的地,自种自收,既新鲜,又不用花钱买,多实惠,这城里人到底和农村人就是想的不一样。

这样想着,就到儿子家的楼前。她这才感觉到有点儿透不气来。笑自己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去年还不像今年,前段日子来也没像这次,走路都感到十分的吃力了。

儿子家的门锁着。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歇会就走”,她这样想。李奶奶将装丝瓜的袋子取下,用绳头把丝瓜扎在儿子家的门锁上。刚转身,又意识到什么,翻了半天,翻出一个塑料袋,套在露出的一截丝瓜上。

“这样不会被别人拿去吧”她想道。

万一?李奶奶有点犹豫了。要不还是等儿子他们回来吧,可是如果他们知道我来了,又要忙饭弄菜的,大热天的,还是自己回去逸当。

正在她左右不是时,邻居从门里出来倒垃圾,发现了李奶奶。听说来意后就说:“丝瓜不要紧,这么热的天,你还专门送来,我帮您照看着”。

李奶奶不停地表示感谢。妥当了,才拐着拐杖往回走。

“要不我帮您打个电话,让您儿子回来一下?”

“不用。他上班挣钱,不要耽误”。这样说着,李奶奶又开始一击一击走进热辣辣的阳光里。

小区里是一座花坛,说是花坛,夏季,花都没有了,只剩下一堆一堆的水泥敦。出了小区就是一条通向山村的弯曲的马路。由于靠近厂区,没有树,无遮无挡,李奶奶感到从未有过的吃力。

刚才来的时候倒没发现,现在往回走,每走一段就要停下喘气。一辆一辆车从她身边呼啸飞过。

儿子的工厂就在前面不远处,耳边除了远处传来的机器声和蝉鸣,空气仿佛都凝固了。李奶奶感到胸口压得慌,想喝口水,可偏偏出门时忘带了。

前面就快到立交桥,她想走到桥下歇歇。可腿怎么也不听使唤,走一步摇晃一步,像踩在棉花上。她迷迷糊糊看到路边有棵小树,想努力走到小树下,但眼前却剧烈晃动起来,一阵天旋地转,李奶奶失去了知觉。

这时有行人发现路边倒了一位老太,很快聚积了一群,大家围在一起擦汗,弄不清情况,怕牵连了自己,都不敢冒然相救。

“赶快打120”。有人说道。

“120”来的时候,李奶奶已完全昏迷,不省人事。为尽快通知她的亲人,翻遍了李奶奶身上所有,没有一点线索。

救护车的尖叫声,仿佛开一道裂口,在闷热的空气中显得尤为刺耳,由近到远,很快消失在远处。只有太阳的威力依旧不减,这个晌午的骚动,很快归于平息。该延续的延续,该进行的进行。

李奶奶儿子正在车间里汗流夹背地干活动。

李奶奶的孙子正在课堂上聚精会神地听讲。

远处,那个邻居一直坐门口,照看着李奶奶的那条丝瓜。

塑料袋里透出的青绿色,还是那样鲜亮,却那么孤独寂寞地挂在门前。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