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愿你的天真,永远无邪

愿你的天真,永远无邪

木子和我在初中相识,从那时起,我们便一向是外人眼里的小情侣,一齐学习,一齐玩耍,一齐吃饭。我们是在镇上读的初中,虽然我和她总是用小部分的时刻学习,大部分的时刻玩耍,但我俩的成绩却又总是在年级前面。我们那一级不到四百人,我基本是前十,她在十五左右,因此我们也曾被许多人羡慕,虽然事实上我们并不是什么情侣。

关于我和木子的流言,不只是我们那一级的同学知道,就连我们那一级甚至我们整个初中部的老师都知道了,对于这些流言,木子曾问过我:你介意他们说的那些吗?如果介意的话我以后会和你持续距离的。我笑着说:你一个女生都不介意,我介意啥呢?其实,我和她在我们初中部还算是小有名气的,学校的各种大小活动基本都有我的身影,初中部百分之八九十的人都认识或知道我。木子也是,学习好,人又漂亮,还拿过市级英语比赛一等奖,她在学校的知名度或许还在我之上。但她从未有什么高高在上的骄傲,始终平静如水,用心对待身边的人,因此喜爱她的人很多。但她又是一个很单纯的小女孩,她的单纯,我不能触碰,我也不许别人将之打破。

高中的某天,木子和我们一齐出去玩,起初大家都玩得挺开心,就在最后的那半个小时里,他们几个突然有了矛盾发生,于是有个人气冲冲的离开了,木子追了上去,拉他回来,安慰他,然而他始终不理睬木子,终究还是一个人走了。回去的路上,木子幽怨的问我:他为什么这样,我又没做错什么,他为什么不理我?再怎样说我也是个女生啊。木子的话里满是难过和不解。而我只能用那苍白无力的话语安慰她,我总不能告诉她: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是每个人都会理解你的帮忙,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认真待你。

[由Www.126gzw.Com整理]

还有一次,木子忘了自己的学号,她问她前面人的学号,她也说忘记了。木子在去老师那儿问她的学号时,顺带确定了下她前面那位同学的,并告诉了她。结果第二天,木子发现那位同学又亲自去问老师了。木子那天又问我:她为什么不坚信我,我又不会骗她,她为什么这样?我只能安慰她说:她当时可能没听清,又不好意思再问你吧。木子那会儿已经16了,但她的天真依旧如初,她会用心对待身边的人,而我只能尽力保护她的那一份天真,我渴望她的天真能够一向继续。

高中毕业后,我和木子便各奔东西了,只有偶尔通通电话或者在网上聊聊天,但我一向关注她的网络动态,感觉到了她的变化,她不再是那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了(虽然我也不了解这个世界),她学会了敷衍,也学会了虚与委蛇,我不知道此刻该怎样和她交谈,如果再见面,我期望能够像最初那样,和她谈谈心,再告诉她:不好让世界蒙蔽了你的内心,我渴望你的天真,永远无邪。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