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敬不甘平凡的我们

敬不甘平凡的我们
  01
  约了三个好友一齐出来聚聚,拉了个讨论组用来决定活动资料。水了几十页,讨论决定去看部电影。
  那么看什么呢?于是又水了几十页。身为团支书的我站出来说:《建军大业》,就这么定了。
  这种又红又专的电影,立刻遭到了女生玟的驳回。之后去查了查演员表,她说:冲着张艺兴,我去了。[由Www.126gzw.Com整理]
  电影演了大半,张艺兴最后出场了,露了五分钟的脸,就在戏里阵亡了。
  此刻的玟就像在地上打滚的熊本熊。
  那个年代,在共产党人遭到屠杀的时候,党内出现了两种人:陈独秀是认命的,要交出枪械以保党的生存;周恩来是不要命的,不肯缴枪要打仗。
  周恩来四处说服军队,最后拉出一支混杂军,气势汹汹地开往南昌。
  几个小时之后,南昌被起义军攻占,轰轰烈烈的起义胜利了。
  起义军高歌着往南进军,电影演到那里,仿佛已能看见最好的结局。但是,他们一路上遭到追杀,还没到广州,大军就消失殆尽,跑的跑,逃的逃。带着几百残兵回来的粟裕,只有十九岁,攻打南昌时像头恶狼,意气风发,却在几个月之间体会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狼狈不堪的他,流着泪,像个孩子似的,说了一句话:
  “我们失败了。”
  一句话,让身体凉了几度。
  02
  看电影前,我们讨论到了华科“本科不努力,毕业成专科”的话题。
  孙说:还好我没去华科,不然怕是要成专科了。
  他继续说:我觉得我此刻的学校也挺好的了,不好不差,压力不大。
  而我,作为“改革”的受影响者,关心的却不是这个。我清楚记得,某个湖北本地的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新闻标题是:“本科不努力,毕业成专科!湖北一高校还有这种操作?”
  让我不舒服的,是“湖北一高校”这五个字。
  连自己省的媒体都不敢把“华科”两个字打出来,湖北省就这么两所有名的985,把“华科”两个字打出来很丢脸是吗?
  噢——我说的不对,也许只是在我们心中有名。
  03
  吃鸡吃到一半,本来聊着的,是大学过得怎样,话题却转到了人生和理想。气氛有点尴尬,有点沉重。
  从人生伴侣,谈到读研究生的必要性。
  我发表了一番激昂陈词之后,玟抹起了眼角。桌上一下子就没了声。
  我把纸巾递给她,等玟开口。
  玟说:没什么,研究生能读就读,不能读就去工作呗。我就想找个安稳的工作,然后找个有钱人嫁了。
  我们继续看着她,期望她还能说点什么。
  玟继续说:大部分女生都是这样的想法吧。
  孙问:真的吗?大部分是多少?
  玟回答说:可能百分之六十?我不明白。
  男生女生在那里就不一样了。男生该思考的,是怎样做那个有钱人呐。
  玟也是保送生,学了日语。半年前,玟和我打电话,问我就应选什么第二专业。她不想只安于日语。
  我说配个金融嘛。但她又说,想学计算机,将来考计算机的研究生。只是日语的学业压力已经太大,寝室关系又不融洽,她不明白大学四年能不能把它学出来。
  我说:那你怕吗?
  玟说:怕,但还是不甘。
  那我没有推荐了。我说:你自己思考思考吧。
  之后没有再谈起这件事,直到这天我才明白她选了金融。
  玟说:当标准不再只是成绩,我真的不明白该干什么了。
  04
  今年的八一建军节,隆重的前所未有。隔着玻璃幕墙,远远地眺望南昌的市中心,人山人海,车水马龙。八一广场翻修的很漂亮,军旗石像高耸地立在环岛中央,四周的灯光打照着它,喷泉和水雾装点着它,绚丽得十分迷人。南昌是座英雄城,英雄城里的人,是否都是英雄呢?
  程骑辆摩拜,竟妄图和我的小电驴一较高下。
  程说:如果人人都想出头,谁又出的了头?就像军队,总得有人当士兵。假如没有士兵,都去做军官,那还怎样打仗?
  我想起一向承受着失败的革命军,毛泽东说的一句话:星星之火,能够燎原。
  我笑:不搞点改变,不留点东西,怎样对得起这么多年的努力?
  在街道上飙车时,我俩被飘过的洒水车喷了一身。
  程抹了把湿漉的脸,说:
  敬不甘平凡的我们。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