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峻的文字

冷峻的文字

读萧红的《呼兰河传》,个性喜欢那如兰花般清香的文字。悲凉而忧伤的故事,令人的心灵刺痛;祖孙之间的脉脉温情,又会让内心变得如云朵般柔软。

那遥远的北方小城,跳大神、唱秧歌、放河灯、野台子戏、逛庙会……在童年的萧红眼里,一切显得个性好玩,一切又都那么新鲜。而小团圆媳妇——一个12岁的小姑娘,被父母卖到了胡家做“童养媳”。小团圆媳妇原本健康活泼,但是在这个被封建礼教封闭的小城,这样的媳妇是要被调教的。她的婆婆为了让她守规矩,甚至只是为了自己舒心,而任意打骂她。最后,她竟然被一群受到愚昧思想禁锢的人们活活残害致死。

有二伯极像鲁迅笔下的阿Q,做长工三十多年,拥有的只是破烂般的行李。他很孤独,很少跟人说话,却经常对着鸟、石头子等说话。应对主人的殴打,他没有反抗,默默承受,只会用自己的偷和指桑骂槐来报复。

[由Www.126gzw.Com整理]

冯歪嘴子不顾身边人的冷嘲热讽,安静的生活。他的妻子死了,留下来了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和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群看热闹的,最后意外看到的是他的坚强和乐观。他对幸福的定义是如此简单!

……

冷峻的文字,对于封建思想下人的愚昧和保守性格进行了批判。一个个故事沉郁感伤,最后惟有一声叹息。但是,她和祖父在一齐的时光是快乐的,也是她最完美温情的记忆。

“爷爷,樱桃树为什么不结樱桃?”

祖父老远地回答着:“因为没有开花,就不结樱桃。”

再问:“为什么樱桃树不开花?”

祖父说:“因为你嘴馋,它就不开花。”

这温情的画面,如轻舞的落叶,软绵绵的落到心上,轻轻浅浅却又难以抹去。“父亲的冷淡,母亲的恶言恶色,祖母用针刺我的手指”,她只在祖父那里得到了无限的自由和依恋。她在后花园里栽花、拔草、把韭菜当做野草割掉、把水往天空上浇大喊着“下雨了,下雨了”……在那里,一切都是自由的,她的调皮任性也一览无余。她曾说:“我的祖父已年近七十,他是一个慈祥、温和的老人,家里面只有祖父最关心我,所以,一天到晚,门里门外,我寸步不离他,他常教我读诗,带我到后花园游玩,我走不动的时候,祖父就抱着我,我走动了,祖父就拉着我,祖孙俩相依相伴,有着无穷的快乐。”在她的眼里,祖父就是她的守护神。书的尾声部分,简短的一段话一连提了祖父七次,当时只道是寻常,经年后才懂得,原先有种温暖只能在回忆里寻找。

以前繁花满树,风过后,零落飘洒。1941年12月,萧红带着无尽的爱恨和不甘永久离开了,年仅31岁。那如花一样的一代才女,我们只能在文字里追忆。如若,你轻轻翻阅她的文字,你的指尖必须会留有一缕淡淡的幽香。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