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山里的女人

文/林晚同

女人的心

假如心是一只苹果,

那女人会毫不吝惜地掰成两半。

一半留给从山里伐木带着疲劳回家的丈夫;

一半留给公公婆婆与哺奶的宝宝,

剩下的是自己一半里的三分之一。

女人与村庄

村庄是个浪漫的画家,

在女人的形体上画出不朽的曲线;

女人是个爱幻想的诗人,

总在村庄的头上别一朵香馨的花儿。

没有山清水秀的村庄,

不会哺育窈窕淑女;

没有女人的村庄,

太阳不会从那里升起。

山村姑娘

想见见世界,

却没有硬硬的翅膀,飞出山沟。

用手指能算十个钱数时,

爸爸就把书拿去做卷烟纸:

“女孩成不了大器,算得数就行了”。

从此,曲线美的想象,

在蓝天中坠落下来。

爸爸喷出熏人的土烟,

把黎明和黄昏吐满浮云。

在无风的季节,

日子纳出一针一线的鞋底,

穿出忧与乐的年代。

如果鞋底多了无人穿,

无字的小调,就会从关掉的窗里流来。

歌总是带着泪唱的。

最后,媒人来了,

带来山那边陌生的小后生。

姑娘仅仅只看一眼。

这时,妈妈是天下最细心的女人:

“孩子,一滴露水一把草,到了婆家要变好。”

石阶

狠心的老天爷,叫了你去,

是有意给我的命运砌成一条石阶。

三根香三杯酒,

我跪下出一个又一个叹息的日子,

是每一阶有初一的香灰十五的酒痕。

一担水桶,趔趔趣趣,

挑不回一个等待炊烟的黎明。

即使对黎明发出痛苦的笑,

也会引起山沟里二寸饶舌的风,

在每一块石头上,

寻找有没有闹着春意的青苔。

黑夜,你是否睁开森森磷光的眼睛,

瞧着撒满香灰、酒气、泪水的台阶?

我把门关得紧紧的,闩得也紧紧的,

不透进一丝风儿。

灯灭了,枕上湿透了你一个梦——

以后,叫我如何走下这台阶,你明白吗?

寡妇脚下一把刀,可恶这把刀哟!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心情随笔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