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步步坚定

我坐在公园滑滑梯的楼梯上倚着栏杆晒太阳。栏杆外是一片草地,草皮微微显出深秋的枯黄,上面横陈着一些零碎的垃圾。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行人经过,当然,更多的是像我一样晒太阳的人。我来得比他们早,却不愿选取能够沐浴到大片阳光的草地,而是来到了半边隐没在阴影的滑滑梯前。

这就是我此刻坐在那里的原因。

忽然,双翼洁白的天使降落到我身边,他面带微笑,拉起我的手。

[由Www.126gzw.Com整理]

“你的手为什么如此冰冷?”

我回答他:“大概是因为晒得不够久,先生。”

天使笑了一声,挨着我坐下。

“你在看什么呢?”

“先生,我没有在看什么。”

天使凹下去的眼珠咕噜转动了一下,又笑了:“这些人全身都被阳光普照,必须被烤得暖烘烘了。你为什么不加入他们?”

我回答他:“先生,草地上有垃圾。”

天使圣洁的脸庞上写满了惊讶:“你竟然因为有垃圾而不选取草地吗,真是个搞笑的孩子。”

我没有回答他。

“你看,”天使伸出手指着一个头枕着满是油污的垃圾袋的男人,“被照耀总是需要付出点代价的,正如你们只能选取这片草地,而没有别的选取。”

我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瞧,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可不要多想,像你这么有主见的孩子总是容易误解他人的好意。”

“是的,先生,”我对天使说,“我只是想回答您的第二个问题。”

“哦?那你有答案了吗?”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也伸手指向那个男人:“我在看他。”

“这可真搞笑,你在羡慕他吗?”

“并不是,先生,我只是在观察他。”

天使感兴趣地拍拍我的肩。

我继续说了下去。

“那个男人,事实上我们认识,他的名字叫乔治。众所周知,乔治从前是个十分勤劳勇敢的小伙子,因此很快成家立业,娶妻生子。这在人间是很难得的。”

天使饶有兴味地看着远处躺着的乔治,问道:“那他为什么会出此刻那里?像他如此幸福的人,是不会出此刻草地上和这么多肮脏的人一齐挤,而是躺在家中享受日光浴的。”随后他像是想起“这么多肮脏的人”里也有我,又露出一个歉意的笑。

确实如此,此刻的人间早已没有当初那么干净,遍地都是不可降解的垃圾,富人当然能够选取自己消遣的方式,可穷人为了生存,不得不挣扎存活。但是我对天使的话并不在意,倒是感觉自从天使降临后,我的手掌最后变得温热起来。

“乔治发家时吃了很多苦,但是为了妻儿,他咬牙坚持下来了,因此也变得富有,成为了我们这一带有名的财主。我想说的,是我见过一次这个坚毅男人的泪水。”

天使眯起眼,语气变得轻了起来:“不会是破产了吧。”

我摇了摇头:“并不是这样的。他唯一的一次落泪,是他小儿子在他三十岁生日时为他做了一个蛋糕的时候。”

“那还真是意外。”

“这并不意外,先生,人类就是一种无论经历如何艰难的挫折都能顽强挺过去,却会轻易为一点生活里的微小事物流泪的物种。”

天使微笑了:“请继续。”

“我没有再见过他哭,哪怕是他妻子因为一场车祸死亡,儿子也受了重伤。……尽管最后他儿子也走了——乔治变卖了所有的家产为他儿子治疗,也没有捡回他儿子一条命。”

“那可真是遗憾,你明白,有时候地狱与天堂只有一线之隔。很可能你上一秒还幸福地仿佛拥有全世界,下一秒就变得一无所有。”

“命运有时候会嘲弄他人,先生,但所有人都有向往天堂的权利。”

天使深陷的眼窝忽然像活过来一样,整张脸都变得生机勃发。

“其实你不了解人类吧。”

“为什么这么说?”

天使低下头盯着我的手,说:“人间的人务必每一天晒三个小时太阳,否则就会死去,而现如今自然光已经比不上人造光,所以只有穷人才会出来晒太阳。”

我听到他的话,第一次抬头正视他的脸。

“可你和那些人不一样,虽然你看起来也很穷,可你和那些人不一样。这样,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我问:“什么赌?”

天使露出一个狡黠的笑:“你觉得乔治会为了一个银币而和别人大动干戈吗?”

我看着乔治翻了个身,周身似乎在阳光的熏染下散发出金色朦胧的暖意。

“不会。”

“很好,等着吧。”

天使口中默念了一句咒语,我的视线里猛地闪过一道光影,朝乔治和他身边的一个懒汉中飞去。

“你看得清吗?”

“看得清,先生。”

于是我就看到了乔治和他身旁那个懒汉争吵了起来。

“这枚金币是在我手臂下出现的!就应归我!”

“你刚刚躺的那块地是我让给你的,按道理金币也是我的!”

我清楚地看到乔治脸色涨红,额头上的青筋根根分明。

我感觉自己的手重新变得冰冷。

“看吧,孩子,你根本不懂人类。哦,你是在恼羞成怒吗?”

我觉得他在胡说八道,我十分平静。“不,先生,我总是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您说的对,这次是我输了。”

“你不明白,人类也是有多面性的,一生里会经历的事情可太多了,哪有人会持续一如既往的模样呢。对了,我记得人间有句俗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也是这个道理,你很难保证对你温言细语的人对别人不是另一番模样。可那又如何呢,都是同一个人罢了。”天使的眼神仍在乔治身上逡巡,可我明白他在对我说话。

我感觉到自己正坐在一道明暗交界线,阳光依旧暖洋洋,我正处在类似于一种被棉花包围的温暖中,可我右半张脸在阴影里,照不到阳光。没有别的原因,天使金黄清澈的瞳孔里倒映出了我此刻的模样。

“孩子,你根本就不是人吧。”

我转头看向那些在草地上晒太阳的人。

我和他们有什么不一样呢?

“你在地狱里待得太久了,久到这具身体已经无法再变得温暖了。而且,”天使喟叹一声,“你看起来也完全不像人呢,真正的人类不会向你一样,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我依旧沉默。

“但是,你能离开地狱真是太好了,我很想邀请你和我去天堂看一看。”

我看着他站了起来,挥动他巨大的双翼,似乎带起一阵四面鼓动的风。

天上涌来一片云,半明半昧,我变得看不清这个地方了,我忽然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天使拉住我的手,转眼间,我就来到了一片高崖上。他站在我旁边,整个人都闪耀着令我不敢直视的辉芒。

“从那里跳下去,你就能到达天堂。”他刚说完,就挥动起翅膀飞了下去。

我感到很多东西都离我远去了,脑中思绪混乱,几乎头痛欲裂。在纷杂的回忆中,有这样一幕突然闪现出来——

我站在泥淖里,抬头是一片澄澈的蓝天,几缕白云闲闲浮动,似乎伸手就碰得着。我情不自禁想要抓住一丝什么,可手收回来时,什么也没有。

周围的喧嚣渐渐消失了。

我睁开酸涩的眼睛。

我觉得天使说得对,这个世界有很多我无法了解的事物,我眼中的世界也十分单一,可我不能否认我起初来到人间时看到的一切。

那时我感到了新生的欢愉,心里激荡着幸福的涟漪。

那时我爱着所有的人,看到世间欣欣向荣,勃勃生机。

那时我抬头是天堂,脚下是地狱,可我不怕一脚踩空,我步步坚定。

高崖下有阴冷的白风,我纵身一跃。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心情随笔
心情随笔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