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娜娜

娜娜

◇霄竹作品

娜娜

春日,朝阳暖暖,篱笆院内踩得铮明瓦亮的土天井内,一个六、七岁的女孩儿——娜娜正用小手洒起一把小米,宛若洒起一束晨光,环绕她的是一群毛绒绒挣食的小鸡,当一只白顶儿小鸡企图挤进这个团体时,不论是选取哪个方位,被触动者都会立时停止争抢,然后拿出它们颜色各异的嘴巴一致对外,于是“白顶儿”终究还是退到一边……“白顶儿”是几日前一只钻进嫲嫲家篱笆墙的小鸡,嫲嫲说,有找的就给人,没找的就自家喂着。

这是娜娜乡下嫲嫲的家,一个偏僻的半岛平原小村。

娜娜从记事起就住嫲嫲的三间草坯屋里,嫲嫲家住在村南,敞开屋门应对的是一望无际的大田,紧座屋后的大湾把她们跟村里人隔绝开来。

[由Www.126gzw.Com整理]

平日里娜娜几乎看不到嫲嫲以外的其他人,当然其它人更看不到娜娜,正因,自记事起,每当家里来人时,嫲嫲就会迅速地把娜娜藏起来,之后娜娜大了,躲避来人便成了娜娜的习惯,娜娜会在来人几乎踏进栅栏门或者走到屋门口时迅速地躲进屋门后,或者蹲到草垛后,倘若弄出动静,娜娜便会效仿嫲嫲,扔一块小石子儿,邀来小狗,或者鸡鸭的叫声,又或者学猫叫鸡鸣,总之这些掩护措施娜娜用的得心应手似乎是娜娜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记忆中爷和娘(还有一个叫做大哥的男孩儿)是不用躲避的,他们每隔一段时刻就开着车在某一个晚上或夏日的中午悄悄地从娜娜不知道的地方降临,然后撂下大笔的钱和好多美食衣物悄悄地离开。

感人签名

(一)初出茅庐

一个月前,娜娜来到了爷和娘所在的小城镇,开始了城里人的生活。

娘和爷的家是一座叫做别墅的建筑,宽敞明亮,然而却像乡间的大集一样嘈杂(在嫲嫲家不远处有个集,逢五排十,娜娜曾站在自家草垛上观望过。),一天到晚电话响个不停,各色各样的人物出出进进,储藏室里各种礼物像集市的货物一样集全,娜娜有时也被从自己的小房间里叫出接见来宾。从这些人的交谈中娜娜听到了一个新奇的词语“期望工程”。

最酷的网名

“马书记,隋园长,小棉袄,暖和!”

“呵呵,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咱也领养个美丽的小公主!”

“说不定那天就放开二胎了,不用麻烦期望工程了!”

“呵呵,放开二胎…期望工程……”

(二)明天小学

然而,来到这所市重点学校——明天小学,整齐的校服和耸动的人头依然会挑战娜娜眼珠子的睁大极限。

“听课”是娜娜在明天小学的唯一欢喜,预备铃声刚刚响起,好多娜娜陌生的面孔就填满了教室的每一个空间,于是整个教室变成一颗大大的籽粒儿饱满的葵花籽儿。这时,平日让娜娜打盹儿的课堂就会有“画鼻子”之类的游戏进行:首先老师在黑板上画一个叫做人脸的大圆圈,然后是几个学生闭着眼睛在人脸上画上鼻子,结果鼻子不是画在左耳上,就是画在头顶上,课堂上下便会有笑声响起。

明天小学的周围有布满各种款式的学生园和令娜娜开心的小卖部。

当然,相比要写作业的明天小学,娜娜还是比较喜爱她所在的清华学生园。

(三)英雄救美

清华学生园居于明天小学对面的居民区,一个大小适中的四合院。园长老师是一个穿一身护士服嘴唇抖动着一颗米粒大小痣的小媳妇。正屋和东厢安排了宿舍,西厢是厨房,南屋是教室。娜娜给安排在正屋靠南窗的二层床上,比她早来几天的上上住在她的上方。

刚进学生园的娜娜很不习惯那里的喧哗,当小朋友们饭后在院里自由活动时,娜娜便缩着身子躲在一边,找一个依靠的东西依着,比如墙壁,比如园东南的一棵芙蓉树,因此当第一个星期天娜娜被爷接回家时,娘瞅着娜娜红色李宁牌户外衣磨得发亮的后背发了半天愣。

当娜娜用怯怯的目光窥视这个对她来说陌生的世界时,实际上这个陌生的世界反馈她的是一份让她更难理解的回应,小朋友们很快发现了娜娜的另类,他们小鸡一样敌视的目光看着娜娜,站队到校或者坐在桌前吃饭时稍一接近娜娜都会尖叫着躲开。

清华学生园的学生来自五湖四海,各种房舍楼宇营养出的奇葩异朵在那里竞相开放,比如娜娜的苹果脸儿,那日就给制造出两道彩虹,之后还是娘使用一管儿芦荟膏才消灭了痕迹。

那晚,当上上灵巧地爬上床准备入睡时,听见娜娜正一个人咯咯地笑着,下去一看自己的奥特曼正蹦跳在娜娜的手上,于是一个索要,一个不给,最后上上尖尖的手指甲划破娜娜红润细腻的小脸蛋儿。

同样的故事总喜爱同样的继续,尽管护士服美痣子园长在爷面前信誓旦旦下不为例!

这日中午饭后,园长发令紧急会议,娜娜刚刚咽完最后一口米饭,呼啦啦她的头顶遮来三颗圆溜溜的脑袋,背后的上上采着娜娜的衣领一把提留起娜娜。

“小偷,小偷,丢!丢!丢!”

好多张嘴停住咀嚼呼应着。

娜娜觉得有无数的手和脚包围着她,手…一只手没了…头没了……娜娜想逃,却被粘在地上,娜娜用双手捂住脸、低泣,娜娜从小就不敢大哭。

“不准打我妹妹!”

正在这时,刘光聪赶来了,拼命地扯开那些手、脚……

老师来了,战争结束,娜娜的肢体并没留下战迹,皆大欢喜。老师在放学时送了刘光聪一朵小红花。

刘光聪是娜娜明天小学的同班同学,一个比娜娜还高大结实的男孩儿,父母离异,跟娜娜一样一周七天吃住学生园,据说他的爸爸是开厂的,娜娜不知道他跟爷啥时认识的,爷似乎认识全世界的人,娜娜来园第一天俩人碰上,握手、谈话,最后爷拍着刘光聪的头总结性地说:

“小子,你是哥哥!记住,保护你妹妹!”

要不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娜娜的爷给娜娜认的哥哥立马管用了!

(四)小卖部的战争

清华学生园门口左侧有个铁皮子小卖部,极像挂在大门上的铃铛。小卖部老板娘厚厚的脊梁,粗短的手指长得极像娜娜的乡下奶奶,娜娜有事没事总喜爱挤在小卖部门口玩儿。

娜娜发现有许多大哥哥和大姐姐把自开车和电动车存在那里,而且他们能够随便伸手向老板娘领取食物、玩具。有一天娜娜看到一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小女孩儿把一百元钱给了老板娘,而老板娘接过钱给了小女孩儿一盒贴花儿,小女孩儿拿着贴花儿屁颠屁颠地跑了。长了,娜娜知道那叫存着。

于是在一个星期天的晚上,当娜娜的爷用电动车把娜娜驼回家后,娜娜便轻易地在客厅茶几、娘和爷的卧室发现了近千元人民币,娜娜把他们划拉进自己的书包里,星期一早晨一进校门就掏给刘光聪一把儿,中午饭后藏被子底下一小把儿,其余的通通存到老板娘的小卖部。

之后的一个星期娜娜更是小卖部的常客。

一天中午,当娜娜溜出学生园,正要到小卖部去领几块辣条时,忽然看见小卖部跟前围了好多人,有一个粗壮的漂亮媳妇正指着小卖部老板娘鼻子叫骂。

“骗子!不好脸!骗小孩子的钱,也好意思,把钱还我们!”

娜娜细一看,漂亮媳妇手里牵着的女孩儿正是上上,怪不得吃饭时没看见上上呢,原来是让妈妈领出去了。

接下来是战争的深入,漂亮媳妇摔开瑟瑟发抖的上上,跟宽厚的老板娘进行了激烈的肢体接触。

娜娜连忙捂住脸,掉头往学生园跑,慌乱中给一块砖块绊倒膝盖磕破了皮,娜娜咧了咧嘴,用裤子盖好,爬到床上,掏出藏在被子地下的钱全部分给室内的几个女孩儿。

(五)收拾

星期天的晚上,娜娜听见爷跟一个男生打电话,一个狠狠的声音清晰的传来:“放心吧,大哥,我找几个哥们收拾她一下!”

“嗯,不好弄死她!”

“知道了,让她躺半年!”

星期一的中午,当娜娜吃过午饭去小卖部领东西时,站在关得紧紧的小卖部门前等了好久,最后只得失落地离开,之后的一个星期,小卖部的门再也没有开门,一天晚上,娜娜做了一个个性的梦,一个脊梁宽宽的老女生血肉模糊地坐在她的面前,像小卖部老板娘,又像嫲嫲,娜娜给吓醒了。

半个月后娜娜离开了明天小学转到城东的另一个重点小学——阳光小学。

(一)大哥

娜娜在阳光小学,不再住学生园,正因学校离家很近。大学毕业回家实习的大哥代替了爷每日接送娜娜上学的工作。

娜娜是不喜爱大哥的,正如大哥不喜爱她一样。比如,大哥总是在娜娜一进家门撂下书包喊爷或者娘时,薄薄的嘴唇轻蔑地一启,喊出一声爸爸或者妈妈,而且更让娜娜生气的还是他的一双手,细嫩修长,跟厚厚脊背的乡下嫲嫲的粗短手指绝对不一样,但却同样的灵巧,比如它能拿过嫲嫲编得草辫子编上一段儿,而他编的那段儿绝对跟嫲嫲编的一样平滑整齐,于是嫲嫲便会大孙子长,大孙子短的夸上一气,而平日里娜娜偷偷编的,嫲嫲都要笑着拆去。当然那手最大的灵巧还是打电脑,耍手机,之后,娜娜娴熟的抽去班主任任梅老师手机电池的本领就是跟他学的。当然大哥是不喜爱娜娜的,经常在娜娜刚刚进入他的房间就会把她撵走。更多的时候,娜娜望着娘挺拔的胸脯,通常便会想起嫲嫲布袋样松软的奶子,娜娜的嘴便会不由自主地蠕动,而大哥会轻蔑地把她提留进她的书房,命令她写作业。

娜娜恨大哥。

(二)阳光小学

阳光小学比明天小学小,在那里娜娜的腰直起来了,但娜娜仍然不喜爱跟任何人玩,她总是在小朋友们在院里玩耍时溜回教室内翻看同学书包里的小秘密,看到如意的据为己有,玩够了就弄坏丢掉,个性的是老师并没有教训娜娜,大哥回学校后,娜娜自己上学了,娜娜每一天都比同学们去得早,在校园里东游西荡。一天中午,娜娜发现低年级老师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的,当娜娜推开门时。晚秋的阳光洒满了办公室,娜娜的眼前一片光亮,等到娜娜瞅到一个半敞着的抽屉时,她轻快地走过去,一下掏出里面的粉色小包包,掖到腰带上,溜到办公室后面的操场北墙根下,看看四周没人,掏出红包包拉开拉链,娜娜惊喜地发现了包包里面的许多钱。自从明天小学的偷钱事件曝光,爷和娘有防范意识,娜娜再也不会轻易得到钱了,于是娜娜毫不犹豫地拿光里面的钱,取出手机,忽然手机响了,娜娜吓了一跳,但娜娜很快镇定下来,娴熟地揭开手机的盖盖,抽出里面的手机卡,随手把空包扔到操场外……

包包是班主任任梅老师的,下午第一节课结束后娜娜被叫到办公室,不管任梅老师怎样问,娜娜就是一声不出,问急了,娜娜就哭,任梅老师就不问了,下午放学前爷来过一次学校,但爷回家后也没提及此事,娜娜想肯定是爷忙了,把事忘了,而娘压根就不知道那件事的发生,但娜娜更加不喜爱学习了,每次上课,她就感到任梅老师的圆圆眼珠子发出的光线有事没事都在她的小身体上搜索着,于是有一天娜娜把那块她玩腻了的手机在一个中午给她送了回去。但娜娜依然不安,正因那颗人头……

(三)断墙

这天中午,当小学六年级快毕业的娜娜独自一人像几年前一样站在操场北墙下(此时的北墙已断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同学们戏称‘断墙’。)重复着几年前的故事(娜娜时常重复这个的故事,把猎物扔出的快感能够淡化她对已故嫲嫲的怀念,对小卖部老板娘的愧疚、对爷的报复。),挥舞着一只绿色的小包包,小包包划过晚春暖暖的夕阳红,放射出一道美丽的七彩光,眼看就要飞墙而过,忽然一个黑黑的人头从墙后冒出套上了绿色的包包,娜娜惊奇地发现,这就是几年前那颗人头,那颗让娜娜不安了好几年的人头。当娜娜想着是否捡起一块石头出击时,那颗人头冉冉冒出,很快露出了一张脸,一张虽然变大了,但娜娜一眼就能认出的脸……刘光聪。

“我此刻上班了……那年,我刚冒出了一个头儿,忽然一个粉红包把我套住了……”

“啊,原来是你!”

“害我做了好几年噩梦……”

“当时,一只手把我拽下去了…之后,我到青岛大姑家去了几年……”

“那,为什么忽然回来了?”

“奶奶死了,之后爸也死了……这会儿大姑陪我回来跟后妈打官司……是爸爸的厂子……”

后妈居然是清华学生园的园长,而她的婆婆就是那个小卖部老板娘,无巧不成书!

(四)几年等一回

当然,这段男女主人公的谈话是站在操场北墙外进行的,这边是一个幽静的世界:一片葱绿小树林紧拥着红色砖墙,小树林边是一片破旧不堪的二层小楼。此时,一坨金黄色的鲜屎正蹲在一棵刚刚冒出头脸的蒲公英上,散发着一丝奄奄的热气立在离刘光聪和娜娜的脚边,当这边的热烈接近尾声时,一阵微风掀起鲜屎一边的那片沾上一抹黄色的白色卫生纸盖到娜娜漂亮的黄色短靴上,于是,俩人几乎同时嗅到并看到了那个鲜艳的发臭体,然后同时跳开。正在这时一个男孩儿出现了,具体的说,是刘光聪的一只脚踏上了男孩儿的一只脚,于是,男孩儿的另一只脚踢向了刘光聪的屁股。男孩儿,给娜娜喝住,是叫做张晓伟的。几年前从墙上拽下刘光聪的那只手出现了!刘光聪一眼看见那只在他面前扬起的手——那个小指上凸出的小肉肉六指儿。

但娜娜的喝声只是让刘光聪进一步明确了张晓伟的六指儿,而张晓伟更加确定了刘光聪的“情敌”身份,于是操场墙外,鲜屎边,一场几年等一回的青春决斗展开了!

决斗结果是刘光聪的头部包扎,张晓伟六指提前手术。

娜娜请来了爷,双方监护人都说给爷面子,小事一桩,私了!

不久,爷给娜娜办了出国手续,接下来娜娜参加了各种出国培训工作,但就在机票拿到后的前一天,娜娜被取消了出国资格,同时娜娜也神秘地失联了。

本篇作者:严晓梅,女,山东省高密市崇实小学教师,笔名、网名霄竹。作品散见于《当代小说》等刊物,著长篇历史小说《汉律传奇》,小说、剧本集《霄竹茶馆》。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短篇散文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