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黑车英雄

黑车英雄

下午四点半,博航给老婆做完了饭就又出车了。老婆的临产期就是这两天,因此这段时刻博航又是兴奋又是紧张。

博航是名黑车司机,之前他开黑车仅仅是为了赚钱,但这几天他忽然感觉到这份工作中有了一些好处。他就要做爸爸了,要他给孩子赚更多的钱;同时他也计划着换一辆新车,只有五年之内的新车才能加入滴滴快车的行列,他就能摆脱黑车司机的身份了。正因,他要成为一名父亲了。

“老婆,一切正常不?”晚上八点十分的时候,博航给老婆打了一个电话。

[由Www.126gzw.Com整理]

“还好,小宝宝可不着急出来见你,你着啥急呀!呵呵,你这天能早点回来不,你不回来我总心慌。”

“你这是产前的紧张情绪。我再跑一会,十点多回去,你要是累了就先睡,有啥事随时给我打电话啊!”此刻的博航又想回家陪老婆,又想在外面多跑点活。他很享受这样的纠结,正因无论是哪种选取,都是他对这个家庭的爱。

晚上十点半,城市的夜生活从第一轮开始转向第二轮。这是各种饭局换场的时候,有些大局变成了个小局,有些小局这时也会聚集人气变成大局。总之,这个时候是出租车忙碌的时候。

博航这个时候一般会在一些高校附近的饭店转悠,一来那里的正规出租车少,二来高校都在城市的边角上,从那里去市区,里程上是挺划算的。不像市中心,车调个屁股就换场了。

一个男的在街边要打车的样貌,博航开过去“要车吗?”

“要,要,你等下”男子一边说一边向后面招招手,饭店里两个男的扶着一个女的走过来。与其说“扶”不如说“架”。四个人一上车,坐在副驾驶上的男生说“麓山新区”。

“麓山新区”不是市中心,是另一处比较偏远的新开发的住宅区,孤零零的一个小区矗立在那,很多配套设施都没有。很少有客人往那边去。

博航从后视镜里扫了一眼后座上的三个人,两个男的一左一右将女的夹在中间,副驾驶上的那人三十多岁,就应是三个人的头。女的一向低着头,垂下来的头发挡住了脸。此刻,副驾驶后面的男生托起女生的下巴,之后外面的灯光,博航看到一张浓妆艳抹依旧挡不住稚嫩的脸。大概不到二十岁的样貌。她神情恍惚,面色潮红,可几个人身上并没有多少酒味。他想女的可能是被下药迷晕了。

“这小妹是喝多了呀!”博航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操,跟你有什么关联,快点开车。”托着女孩下巴的男生首先证明了态度,拒绝沟通。

“别着急呀,我不是怕她吐我车上吗!”博航给自己辩解着。

“哥们,你在车上装个计价器就真当自己是出租了?”副驾驶上的人阴冷着脸说道。

他后面的那男的之后说“老子一打眼就知道你是个什么货,吐了给你洗车钱,别他妈瞎看,操,还看,再看弄死你。”说完这句,他便不再理博航,精力专注在女孩身上。

后座上的两个人开始对中间的女孩上下其手,娇小的身体在两个男生中间来回扭曲。博航开黑车遇到过很多类似的事,有一次甚至乘客把他撵下车然后就在他车里震起来。他在车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上车后对方扔过来五百元钱。“反正都是赚钱吗,洗车才几个钱。”博航当时这样安慰自己。但此刻,他无法无视那张稚嫩的脸和空洞的眼睛。这小姑娘严格的说,还是个孩子。

此刻车前面是个小的街心广场,过了广场再往前就路静人稀了。

博航把车停到路边说“我下去买包烟。”

“别动!”副驾驶上的人一把按住博航拔车钥匙的手。“哥们,几个意思呀?”这人的语气依旧冰冷,而且目光也阴冷起来。

他继续说“烟,我这有,钱也有,还有这个。”副驾驶上的人用另一只手掀起衣襟,里面一把很长的匕首。“我们三个差不多走遍了半个中国,你那点心思我明白。”那人的眼神个性狡黠,好像能看透博航在想什么。他瞟了一眼后座上的女孩继续说“但是,兄弟你看明白了,这但是是只鸡。和你一样,挣得就是这份钱。”

“我,不是,鸡,是卖,啤酒的……”后座上的女孩迷迷糊糊,几个字说的很吃力,但和刚上车那会比,至少恢复了一点意识。

“怎样样,开不开车”这句话像是问句,但从那男生嘴里说出来,让人感觉着冰碴一样的冷。

博航放下了拔车钥匙的手,两只手放在方向盘上说“你们下去吧。”

“什么?”对方冷酷的脸忽然变得狰狞起来。

“你们下车吧,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就当我们从来没见过。”博航看着窗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平和的语气才会显得有力量,不容辩驳。窗外大娘们的广场舞热烈喜庆。可不会有人想到,路边这辆临时停靠的小汽车里面,有三个全国流窜犯罪的罪犯,一个被迷晕的少女,和一个无助的黑车司机。

“我会让你忘记我们的。”副驾驶的人也用了同样平和的语气。与此同时,驾驶席后面的男子一把扎住博航的头发向后一拽,同时,一把长长的匕首从驾驶席的靠背上插了过来。博航感觉到胸口一凉,之后一热。低头再看,胸前的背心已经被尖锐的刀尖顶了起来……

坐在驾驶席后面的男生从上车没说过一句话。此刻他也一言不发的把博航“钉”在了驾驶席上。三个人面容平静的打开车门下车,并迅速的消失在人群中。车里只剩下了后座上不太清醒的女孩和一动都不能动的博航。博航按响了汽车的喇叭,长长的鸣笛声引来了周围人厌恶的目光。最后,有位大爷走过去,敲了敲车窗,见没动静,忽的一下拉开车门。于是惊叫,人群涌动,有人叫着报警,博航失去了意识……

博航再次睁开眼睛,看见四周观望的人群,后座上的女孩已经爬出了汽车,瘫坐在地上呕吐着。博航想,这就应是迷药的副作用吧,吐过之后她就应就清醒了。

博航启动了汽车,按着喇叭驱散车头围观的群众,他此刻想的是,要尽快回家看看大肚子的老婆。车开过一个街角,他感觉胸前的血好像不怎样流了。他想起以前看过的一则新闻,一名建筑工人在工地坠楼,被好几条钢筋贯穿身体,最后却活了下来。医生说贯穿身体的钢筋在重要脏器的夹缝间穿过,是万中无一的幸运。博航想,这天他可能也碰到了这样的幸运。

一队警车迎面开过来,博航用衬衣遮挡了一下血红的胸前。他想,警察必须会一路追踪他到家,他能够先看看老婆,然后警察会叫来救护车救他,有警察在,快临产的老婆即便情绪激动也有警察照顾并通知父母的。

车子一路颠簸开到家楼下,博航拿着擦车窗的毛巾打开单元门,按电梯按钮。避免留下血迹惊扰了邻居。他留意翼翼的用钥匙打开家门,卧室里传来电视机的声音,老婆就应还没睡。他站在客厅里环视了一圈,想怎样跟老婆说呢?会不会吓到老婆呢?

博航走到卧室门口,老婆正在看一条插播的新闻,电视机里一名警察正在理解记者的采访“就在半个小时之前,我们接到群众报警,说麓山新区附近的小广场上发生了一齐恶性事件。我们初步勘察了现场,汽车司机已经当场死亡,车里还有一名受伤的女性青年,正在理解救治,具体状况我们会进一步进行侦破。在此提醒各位市民,个性是年轻女子,不好单独外出,或者上陌生人的车辆。”

警察身后作为背景的事故车辆像极了家里的车,博航的老婆一阵紧张,连忙拿起手机拨打博航的手机。

手机响起,民警赵志强从身亡司机的身上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老婆”的字样。他深吸了一口气,脑海中想如何委婉些的告知死者家属,按下了接听键。“您好,我是市局刑侦大队赵志强……”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短篇散文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